九月三十

  九月三十

  大学的图书馆对爱看书的人来说是个好地方,闲暇时光我也经常到图书馆看书。有时候发现特别喜爱的书,恨不得呆在图书馆不出来。前些天看到一本叫《九月》的书,厚厚的一本,看上去损坏的有些严重,书名暂且叫做《九月》吧,因为后面的部分很模糊,很难分辨出是什么字。其实很少不看内容就喜欢上一本书,不知道为什么这本破旧的书让我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好像被磁铁吸引住了一样,还没把书翻开就借出了图书馆。

  世界上真的很多巧合,我刚把书带回宿舍就听说舍友出事了,于是赶到医院忙这忙那竟然把书的事情给忘记了。没过多久,开始正常上课和生活了,我带着这本书走进教室,和往常一样坐在最后几排,老师在前面讲课,我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趴在桌子上把书翻开,还没看几眼就昏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好热,感觉的到汗开始滴下来,我揉了揉眼睛,发现书被我的汗染红了。

  “九月”两个字显得格外刺眼,后面好像印出了另外两个字,隐约看出是“三十”吧。难道这本书的名字是一个时间?我觉得很好奇,盯着书发呆,感觉字体开始变得歪歪扭扭,显得格外诡异。三十之后似乎又有字出现,像屏幕上的电影一样,经过我的大脑,却没留下任何印象,也根本没办法描述出来。突然旁边的同学推我一下,原来是下课了。我把书拿起来准备离开,却发现书还没翻开。课很少,上完了就准备回宿舍呆着,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书上的字,不知不觉走到了湖边。湖面上波光粼粼的很诱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

  环顾四周,除了几个回宿舍和我同路的人就没有别的了。我又看了下湖面,却看到一双特别巨硕的眼睛,鲜红的,和绿色的水面形成了极大的对比。又吹过来一阵风,顿时觉得寒冷,大脑晕乎乎的,险些一个踉跄栽进湖里。我抱紧手上的书,跑回了宿舍。宿舍没人在,我把书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就躺了下来,一阵一阵的刺痛从百会穴开始一圈一圈往下,我觉得头快要裂开来了。猛地想到老家那边关于中邪的说法,邪灵会侵蚀人的大脑,破坏人的精神力量,改变人大脑的频率从而让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毁坏自己的身体让邪灵吸收。

  越想越觉得害怕,想爬起来看看这本书为什么这么邪门,但是身体不听使唤,动弹不得。我觉得自己好像在睡觉,但是我知道自己很清醒,很矛盾但是又不得不接受,就好像被人定住了一样。我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不知道过了多久,舍友上完课开始陆陆续续回来,他们好像根本看不到我一样,甚至还有人问我去哪了。我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恐惧。风从窗外吹来,桌子上的书被一页一页的翻开,我努力的向书的方向看去,只见每一页都是空白的,书页泛黄,看上去有些年代了。难道这本书只有封面?为什么图书馆会有这本书?

  整整一个晚上我都在思考书的问题,竟然没有觉得眼花和疲惫。我动了下身体,只觉得自己轻了好多,也没有太在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不能再把这本书放在自己身边了,至少我要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我拿着书走向图书馆,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路上仍旧没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图书馆里变得很冷清,平时坐满的位置现在都空的可怕。

  遇到一个同学,他好像根本看不见我一样,没有回应我打的招呼。我心里装满了这本书,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我想着找到这本书本来放着的地方应该就能找到原因,没想到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图书馆是密闭的,我觉得很闷,有些透不过气来,找了个靠墙的书架倚着坐了下来。把书放在地上,长叹了口气,没想到书页又开始翻动了,书页是空白的,但我好像看到书上写了字,还没反应过来,又回到了封面,我定下神来,竟然在作者的位置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可能是神情恍惚吧,我已经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情了,把书随便放在了书架上就离开了。

  真的开始下雨了,小雨淋在身上,莫名的冷,又好像有汗从头上滴落下来,我摸了摸,却发现手都染红了。路口站了好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很多警察在维持秩序。我看到很多朋友都在,就上前看看发生了什么。地上躺着一个人,应该是死了,看着很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

  听他们说尸体是在图书馆里面发现的,手里还攥着一本书,死了好几天才被人发现。我仔细看了看他手里的书,上面赫然写着《九月》。我突然想起了空白页上的话,九月,九月三十,生于九月三十,死于九月三十。作者的位置还是我的名字。我拍了拍旁人,他却并不搭理我,就像在图书馆里没有回应我一样。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九月三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