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之水天上来

  太湖之水天上来

  八仙过海之后,诸仙各自云游去了。

  

太湖之水天上来

  单说那吕洞宾,这天正踩着祥云路过山阳县上空,忽见有一股邪恶之气直冲天庭,便拨开云头向下望去。这一望,着实让吕仙吃了一惊:只见山阳县内有行骗的、有滋事斗殴的、有抢掠的、有不忠不义的、有忤逆不孝的……居然有那么多不法之徒。见此情景,吕洞宾急忙调转云头,直奔灵霄宝殿而去。

  玉帝见吕洞宾一脸沮丧,便问道:吕仙,何以如此扫兴?吕洞宾垂着头说道:山阳县内无好人。玉帝抚须道:有这等事?吕仙,不要忘记‘狗咬吕洞宾’的事啊!切不可把人都看扁了。吕洞宾自然没有忘记此事,急忙应道:小仙明白。玉帝道:既然如此,还请吕仙下凡到山阳县走一遭吧。吕洞宾忙应道:遵命!如果真如我所奏,该如何处置?玉帝叹道:沉了吧。

  吕洞宾化装成一个卖油郎,挑着一副油担来到山阳县集市叫卖:三个铜钱一盅油!不论大盅小盅,三个铜钱一盅油呀!叫卖声引来了不少顾客,都拿着盆呀罐的,却一再声称自己拿的是盅。

  吕洞宾默默给这些贪婪成性的人们盛满了油。这时,又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四十出头的壮汉,五短身材、目露凶光、满脸横肉,手里拿着一只大水盆;另一个是衣衫褴褛的青年,手里拿着一只小盅。青年认识那壮汉,知道他姓沈,是本地的操刀屠户,见他拿着大盆走来,便问:沈屠户,拿着盆到哪去宰猪呀?沈屠户听了把眼一瞪,道:谁要去杀猪?谁说这是盆?这是盅,是大盅!说着大大咧咧来到吕洞宾面前:舀油!

  吕洞宾看了他一眼问道:舀满吗?沈屠户大声说:当然!吕洞宾笑着说:舀满了怕你拿不动呀!沈屠户撇着嘴说:满满一盆水都能端着跑,一盆油就拿不动了?吕洞宾不再说话,给他舀满油。沈屠户付了三个铜钱,便欢欢喜喜来端盆,谁知端了半天,使出吃奶的力气也端不起那盆。吕洞宾笑着说:吃饱了再来拿吧!沈屠户瞪了他一眼,悻悻离去了。

  那青年看呆了,吕洞宾提醒他:年轻人,你也是来舀油的吗?青年连声说:是是!吕洞宾望着他手中的小盅问:人家都拿盆盆罐罐的来买油,你怎么拿个小盅呀?青年说:我以前都拿这盅买的,我换个大盅来,你不是要亏本了吗?我娘说不可沾人便宜。吕洞宾听了,想起自己说的山阳县内无好人那句话,便有点愧疚地给他舀了一盅油。

  且说这青年姓高,住在南街的破庙里,一个瞎眼老娘和他相依为命。因为他孝顺,邻里都称他高孝子。平日里母子俩靠磨豆腐糊口,每天卖罢豆腐,高孝子总要买些吃食孝敬老娘。离破庙不远有一处废墟,杂草丛生,却有一只石狮子完好无损。每天高孝子从这里过,总会看见那只石狮子。这天,高孝子卖完豆腐又路过废墟,发现石狮子前围满了人。他卸下豆腐担挤进去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个衣衫破烂的老人,老人双眼紧闭,分明是昏过去了。高孝子仔细一看,吃了一惊:这不是前几天那个卖油的老人家吗?围观的人只是议论,谁也不上前救助。高孝子动了恻隐之心,急忙从怀中摸出千层糕,喂老人吃了几片,又到河边舀了点水给他喝。老人终于醒了,一睁眼就用怪异的目光望了望围观的人,对高孝子也没道谢,拍了拍身上的土,蹒跚着走了。

  从此以后,高孝子每天卖完豆腐回家,总会在石狮子旁看到那个老人家躺在那里,他总会给老人一点吃的。

  有一次,高孝子忍不住问:老人家,你为何躺在这里?是不是卖油亏本了?要不就住到我家去吧!老人家看了高孝子一眼,叹了口气说:我是在看这石狮子呀!年轻人,难得你生性仁慈,我今天告诉你一个秘密:哪天你若看见这石狮子的眼睛出血,山阳县就要沉没了,你赶快背着你娘向东南方向逃。记住,千万不要回头。说着,他搔起痒痒来,搔着搔着手中有了一小团污垢,他把污垢小心翼翼地交给高孝子,郑重地说:回家后,先把这宝贝放在你娘的眼睛上揉一揉,然后藏在身上,千万不要离身,记住了?高孝子疑惑地接过污垢,还想问些什么,再抬头,老人家已不见了踪影。

  高孝子回家后,急忙把污垢放在老娘的眼睛上揉搓。当他把手拿开时,老娘忽然睁开双眼,流着泪说:儿呀,我看见你了!高孝子见老娘双眼复明,抱着娘哭了起来,娘俩知道这是碰上了活神仙。

  此后,高孝子每次卖完豆腐回家,总要在石狮子旁停留片刻,把石狮子的眼睛细细端详一番,看看是不是真会冒出血来。半个月过去,石狮子的眼睛没有丝毫变化。

  再说集市上那个沈屠户,那天买油不成反丢了个盆,心有不甘,当天就叫了两个壮汉想把盆抬回家去,但三个人折腾半天,那盆却不动分毫。几天后下了一场大雨,盆里的油流了个精光,沈屠户想倒掉水把盆拿回家去,谁知那水盆像生了根似的丝毫挪动不得。

  沈屠户每天去宰猪,也要路过废墟。最近,他常看见高孝子在废墟旁的石狮子前徘徊,觉得十分奇怪,便问道:喂!高孝子,只听说你最孝顺老娘,最近怎么孝顺起石狮子来了?

  沈屠户生性刁滑奸诈,名声不好,听到这话高孝子本想一走了之,但经不起沈屠户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纠缠,只得把石狮子眼睛出血山阳县要沉没的消息告诉了他。谁知沈屠户听了哈哈大笑,笑罢对高孝子神秘地说:原来是这事呀!高孝子你可不知,我沈某人也是半仙呢!不信,你明朝再看石狮子,它眼睛里准会出血!

  高孝子将信将疑地回了家,把沈屠户的话和娘说起,娘说那就防着点吧,娘俩连夜就做好了出逃的准备。

  第二天,高孝子没有去卖豆腐,一早就来到废墟旁的石狮子跟前,他忐忑不安地向石狮子的眼睛望去,这一望把高孝子吓得魂儿都出了窍,原来石狮子的眼睛里真的出血了!

  高孝子一溜烟跑回家,背起老娘就往外跑,边跑边和娘说:石狮子眼睛里真的有血了。娘问:那你跑得不对呀,仙人不是让你朝东南方向跑吗?高孝子说:我这是去集市,叫大家一起逃呀!娘说:对!应该叫大家一起逃!

  来到集市,高孝子背着娘一边跑一边喊:山阳县要沉没了,大家快跑吧!可谁也不信他的话,任凭高孝子喊哑了嗓子也没人理睬他。

  这时,高孝子忽然看见上次沈屠户盛油的盆子。那盆子慢慢开裂了,一缕清水正从裂缝中汩汩流出。奇怪的是,周围已经是满地积水,而盆里的水却丝毫不见少,但那裂口还在逐渐扩大。高孝子知道事情怪异,急忙又大声喊道:山阳县真要沉了!真要沉了,快逃吧!可大家好像都没看见盆子里的变化似的,高孝子只好独自背着老娘朝东南方向飞奔而去。

  这时,集市里独有一个人在偷着乐,他就是沈屠户,因为石狮子眼睛里的血是他用杀猪刀抹上去的猪血。他看着高孝子背着老娘一路狂奔而去,直笑得他一身胖肉直打颤。

  高孝子背着娘逃到吴县地界,再也跑不动了,他听到身后好像有哗哗的水声,忍不住回头去望。这一望,只吓得他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到地上,他身上那颗污垢也掉落在地。

  在高孝子的身后,白茫茫的一片,山阳县已经成了一片汪洋。这时,滚滚巨浪卷着人畜草木从身后涌来。说来也怪,这洪水居然绕过了高孝子娘俩歇脚的地方,向前奔涌而去。

  山阳县沉了,成了现在的太湖。太湖边长满了芦苇、蒿草,远远望去,恰似一条锯齿形的翠带。但在吴县正湖乡的湖边,却有一条狭长的土堤孤零零地伸向湖中,长度竟达一华里。这块狭长的绿土虽然高出湖面不多,但始终没有被大水淹没过。这就是高孝子母子俩逃出山阳县后落脚的地方,也是渔民们老幼皆知的孝子堤——高至。

  廖精艺刚给因采药落崖而死的父亲办完丧事,两个捕快就找上了门。廖精艺问捕快有什么事,捕快亮出一张大红的请柬说:县令有请!

  

还魂草

  县令邀请不得不去,廖糕艺只好告别妻子,心情忐忑地跟随捕快上了路。

  此去只有十几里路,骑着快马也就半个时辰。到了县衙,远远就看到唐县令站在县衙门口等候,廖精艺赶忙上前施礼,唐县令一把搀住他,满脸堆笑地挽着廖精艺的手进了内厅落座。

  唐县令开门见山地说:此次请你来,不为别的,只是圣命难违,圣上有疾急需还魂草医治!本县早已打听过了,这方圆几十里就你们廖家有本事找到还魂草,怎么样,辛苦一趟吧!

  廖精艺面露难色:这还魂草都生长在悬崖峭壁上,极难找到!找到也是靠运气,况且小的还有重孝在身,不能远行。

  唐县令脸一撂:是圣上的身体重要还是行孝重要?难道你敢背上不忠的罪名?好了,本县给你十天的时间,你看着办吧!说完,把手一挥,将廖精艺打发了。

  回到家里,廖精艺久久呆坐着愁眉不展,妻子看他一脸愁苦就问有什么事,廖精艺就将唐县令让他寻找还魂草的事情说了。

  妻子一听顿时惊坐在地上。

  不归山位于武夷山山巅,这里人迹罕至,蔓藤缠绕,更是虫蛇虎豹频繁出没的地方,就算最大胆、最有经验的药农也极少到这里采药,因为大多数来这里采药的人最终都一去不归,所以这里被当地人称之为不归山。

  廖精艺带足了干粮,跋山涉水来到了不归山脚下,前面已没有了路,只能靠柴刀斩荆而行。走了没多远,前面尽是悬崖峭壁,所幸有无数的蔓藤从悬崖上低垂下来,廖精艺手脚并用,如猿猴般从这一根蔓藤荡到另一根蔓藤,经过两个时辰的攀爬,终于到了山顶。

  爬上山顶,地势开阔了许多,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大山洞横亘在眼前。廖精艺曾听父亲说过,还魂草极喜欢阴冷潮湿的地方,山洞一般都具备这种生长条件,廖精艺决定进去探个究竟。

  顺着山洞崎岖不平的道路小心前行,大约行进了几十丈的距离,忽然一股难闻的腥臭气味扑面而来。再往前,廖精艺看到一堆堆白骨,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别是误踏了老虎的巢穴?想到此,他不敢再前行,小心翼翼地退出来。

  坐在洞口的岩石上,擦着额头的冷汗,心神稍定后,他思忖,这肯定是一只大动物的巢穴,要不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白骨。就这样回去又心有不甘,于是他决定再去探个究竟。

  为防万一,廖精艺左手持火把,右手持柴刀小心前行。踏着累累白骨,越往里走越潮湿,越阴冷,白骨也越多,正走着,廖精艺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团红光闪烁。廖精艺心说不好,这里有野兽,刚要转身朝外逃,突然心中一动,他突然明白过来了。根据以往的经验,野兽的眼睛通常在黑暗中是发绿光,而不可能是红光。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廖精艺大着胆子继续前行,又走了十几丈的距离,他终于看清了,那束红光是从一个小土堆上发出的。廖精艺心中一阵暗喜,莫非碰上了红宝石?想到此,他大着胆子又朝前走了几步,借着火把的亮光,他终于看清了,乖乖,这哪是什么小山堆,而是一条盘伏着的巨蛇!这条蛇足有水桶般粗细,盘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山似的,而那束红光正是来自蛇头。

  廖精艺吓得双腿打战,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应对!侥幸的是,巨蛇正在睡觉,并没有发现处在下风口的廖精艺。心神稍定,廖精艺借着火把的光亮,打量山洞的周围,他蓦然发现,在离巨蛇盘伏的不远处,有十几株还魂草正茂盛地生长着。廖精艺内心一阵狂喜,正打算悄然上前,或许是火把的温度惊醒了巨蛇,只见它一张口,一股腥臭的液体顿时把火把扑灭。廖精艺一看巨蛇醒了,扔下火把和柴刀,没命狂奔,也不知跌了多少跟头,擦伤了几处,这才连滚带爬地一口气逃到了山下。

  回到家后,廖精艺仍是惊魂未定,妻子看他如此狼狈就问发生了什么事。喘了好一会儿,廖精艺才把不归山的遭遇对妻子说出。

  两口子正在说着巨蛇的事情,突然一阵马蹄声声由远而近。廖精艺刚起身,只见唐县令率领着一班衙役闯了进来。

  唐县令劈头就问还魂草的事情,廖精艺说还没找到,唐县令阴沉着脸在屋里转了一圈说:还有五天,如果你再交不出还魂草的话,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以本县看,是有必要催促一下了!说完,唐县令将手一挥,一班衙役锁上廖精艺的妻子就走。廖精艺上前阻拦,被一个衙役一脚踹倒在地,临走,唐县令又说:五天后用还魂草换你妻子。

  廖精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衙役们带着他妻子离去,,

  廖精艺好一阵难过,没想到自己的祖传手艺竟成了祸根!但此时已无暇难过,他很清楚,狗急跳墙的唐县令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拼死一搏但奶何制服巨蛇却令他分外头疼。徘徊良久,最后他将目光落在挂在墙上的排刀板上,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他带上排刀板和一应工具出发了。南于是轻车熟路,他只用了三个时辰就来到了洞口。他持着火把先向洞内走了十几丈,确定巨蛇没有在附近,这才折回洞口,将排刀板埋在洞口。排刀板共有二十四把尺余长的尖刀,把把锋利无比,且每把尖刀的刀刃都冲洞里,一旦巨蛇从此经过,必然会被排刀板的尖刀划得肠穿肚烂。

  一切准备停当后,廖精艺坐在洞外的岩石上静等,一晃一个时辰过去了,洞中毫无动静,天也渐渐黑了,廖精艺想今天恐怕没有戏了。于是,他就在一个背风的岩石后面用枯枝生了一把火就此休息。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廖精艺就急匆匆去洞口察看,排刀板仍静静躺在那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又坐了一个时辰,看看已日上三竿,洞内仍毫无动静。廖精艺沉不住气了,他心想,再如此等下去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必须将巨蛇引诱出来。如何引诱,廖精艺觉得巨蛇肯定喜欢吃山羊,于是他就在洞口学起了山羊叫。

  他一直叫到中午,可巨蛇似乎没听见,洞内依然毫无动静。别是巨蛇已出去了?于是,廖精艺大着胆子,持着火把朝洞内走去。也就走了几十丈,廖精艺就远远地看到那束红光在闪烁。

  原来巨蛇仍在洞中!廖精艺顿时放了心,正打算转身往回走,突然心中一动,弯腰捡起了一块碗口大的石头,悄悄朝巨蛇走去,待走到离巨蛇大约还有五丈的距离,廖精艺举起了石头,拼足了全力朝那束红光扔去。

  巨蛇受到了惊吓,发出了低沉的闷吼,巨大的身躯迅速地舒展开来,朝廖精艺猛扑了过来。

  廖精艺撒腿狂奔出洞外,迅速躲到一个岩石后面,几乎是紧随其后,巨蛇那金色的身躯也出现在洞口。

  廖精艺看到,巨蛇的脑袋至少有马首那么大,金黑相间的斑纹错综交叉布满全身,那黑色的信子足有婴儿的手臂粗。

  乖乖,好大的一条蛇!

  巨蛇的身体很快触碰到了排刀板,当第一排排刀刺入巨蛇的身体时,巨蛇在疼痛的驱使下拼命前行,随着开山裂锦般的一阵声响,锋利的二十四把排刀将巨蛇从头至尾来了个大开膛,鲜红的血液和白花花的肚肠淌了一地,巨蛇挣扎了一阵就不动了。

  面对惊心动魄的一幕,廖精艺躲在岩石后面吓得瑟瑟发抖,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又等了大约一袋烟的工夫,他断定巨蛇的确是死了,这才小心翼翼走到近前,用手中的柴刀将拇指大的红宝石从蛇头上剜出。

  拿到了红宝石,廖精艺重新点上火把来到洞中,巨蛇盘踞的周围居然一下子生长了几十棵还魂草。一般还魂草都是单株生长,似这样成群生长闻所未闻!廖精艺顾不得多想,用药锄连根带土的一棵棵刨起,放人药篓后,迅速地离开了山洞。

  回到家里后,廖精艺架起篝火将大部分还魂草焙干,然后拿着一株还魂草来到了县衙。

  唐县令看到如嫩竹般的还魂草眼里顿时放出了绿光,但他不相信眼前的这株就是还魂草,于是他找来了一位当地的名医进行鉴定,经过反复察看,名医最后确定就是还魂草。

  不错,不错,没想到还魂草居然被你找到了!唐县令终于露出了笑容,接着话锋一转,你的妻子现在还不能回去,你要再找回一株还魂草方才能放她回去。

  廖精艺一听,简直是无赖,恨得牙根直痒。

  唐县令假装没看见廖精艺的表情接着说:放心,你妻子在这里过得很好,有吃有喝的,你尽管去找。送客!

  廖精艺刚要说点什么,唐县令把眼一瞪:再不走就治你个咆哮公堂!

  没办法,廖精艺只得转身离去,可他没走几步又折身回来,从怀里掏出那颗红宝石,满脸堆笑地对唐县令说:大人!你看我们夫妻好久没在一起亲热了,你高抬贵手先将我们放回去,小的日后定会再找到一株还魂草献给大人。这颗是祖传的红宝石,你看……

  见多识广的唐县令接过红宝石,把玩良久,最后露出笑脸:好吧,看在你献还魂草有功的分上就先放了你妻子,但还魂草还要找,否则……

  唐县令马上吩咐衙役放了廖精艺的妻子。当廖精艺看到明显消瘦的妻子时,顾不得安慰,领着妻子陕步离去。

  回到家里,廖精艺迅速收拾好所有值钱的东西,连夜逃进了深山。

  三日后,廖精艺听路人说,当天晚上有几万条蛇围攻了县衙,整个县衙包括唐县令在内的几十口人被当场咬死。

  听完此事,廖精艺深深地叹了口气。

  元朝末年,政治腐败,贪官污吏当道,豪强恶霸横行,同时水旱灾害频仍,广大农民流离失所。后来,各地穷苦人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反抗元朝的大起义。他们提出杀尽不平方太平的口号,攻城占地,开仓济贫,响应者风起云涌。在诸多起义军中,朱元璋独树一帜,广纳贤士、谨听良言、怜惜百姓,深得民心,很快便发展成一支足以抗衡元朝的势力。

  

洪武帝敬封牡丹神

  元顺帝至正二十八年(1368)正月,朱元璋在应天府即皇帝位,国号明,年号洪武,是为太祖高皇帝。朱元璋称帝之后,采纳军师刘伯温之策,以四面开花、各个击破、重兵北上、先取元都之术,派大将徐达、副将常遇春率大军北征取大都(北京)。

  大将徐达和副将常遇春自跟朱元璋起兵以来,东征西杀,南征北战,破州取府,杀陈友谅,擒张士诚,立下赫赫战功,可谓战术高超,谋略深广。此二将受命北征,三月克汴梁,随后势如破竹,一路北上,五日取相州,七日取广平,八日取顺德,最后兵至柏乡县,徐、常竟屯兵不战了。

  原来,他二将不仅兵法熟稔,而且精通史书。《史记·封禅》记载,春秋时,齐桓公欲行封禅,管仲曾谏曰:古之封禅,必有 (固城店)上之黍,北里之禾。又见《后汉书》光武帝本记载:淮阳王更始三年六月,光武命有司设坛于 南千秋亭五成陌,六月己未,即皇帝位。他们带兵一进柏乡,就听闻民间传言,此县境内有北郝牡丹奇花,乃汉时光武刘秀走国护主之神迹,因此,徐、常二将心下颇犯踌躇。一则,倘若兵戈相见,战火兴起,必然殃及百姓;二则祸及古云 地之黍;三则毁坏光武发迹之圣地;四则蹂躏护主神花。要是因此而伤了百姓的心,得不到百姓的支持,那怎么夺取天下?到时候太祖皇帝封禅,不得 之黍粟那怎么行?毁古帝之发迹,民心如何收服?再伤护主神花,神灵还肯庇佑?凡此种种之虑,二将思之再三,决定宁可迟延兵伐速度,不可贸然出兵,遂派人去柏乡城商议和平之策。

  却说,时任柏乡县令的刘世英,为人耿正廉洁,爱民如子,政声颇佳,深得军民爱戴,闻知大明军到,军民俱听命于刘公之令。刘公虽心知元朝大势已去,但既受命于元,死抱忠臣不侍二主之念,指挥军民紧闭城门,加紧备战。见明军威武之师一路北上,所向无敌,明白开战的结果定会是城破家毁军民伤残,所以他心中也是左右为难。

  明使刚入城,赵总兵就要祭旗立誓,激励军民与之决一死战。不想却被刘公制止了,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且听他怎么说!

  明使施礼已毕,说道:徐、常二将军深知刘公之名,故如今兵临城下,不敢妄战,又听得柏乡 地之粟乃古封禅之圣物, 南乃是光武中兴之地,且北郝又有护主之神花,一旦交战势必祸及刘公之民,殃及圣地神花,但除暴元、救万民乃我主之诏谕,天下万民之期盼,刘公之境岂可偏隅一域?故请刘公计议万全之策!

  刘公听明使说得如此客气,心下越发为难,忙命人将明使请到客房好生款待,请他等候商议结果。随后刘公召集守城总兵千户,听大家如何说,众人异口同声:大人爱民如子,我等誓死相随;大人为皇上尽忠,我等为大人尽义,凡事请大人定夺!

  刘公听众人说得诚恳,更加不忍动武伤民,思前想后,仍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这时,属下匆忙上报说城北北郝村的里正领乡民来见。刘公忙请入衙,只见里正领着几个苍发白眉、年逾古稀的乡民,踉踉跄跄走上堂来,齐齐跪倒,禀道:大老爷啊,今儿我村汉牡丹突现奇瑞,竞相开出花来,因此事甚是奇异,故而不敢不报!

  什么?你们说什么?刘公听了也觉惊讶,赶紧上前携起乡民,让其入座细说。

  乡民报道:大老爷,北郝村汉牡丹,每年谷雨前后开花,花虽开得奇异,但从未错节气而开,这您是知道的,奇的是现今已是七月,加之闰月,已近白露时节,却突然竞相开起花来,当真奇异,特此来报!

  唉!刘公听罢,叹息一声,北郝牡丹自光武赐封之后,千余年来,无论哪朝哪代帝王均争相赐封,乃帝王之花也!今日明军刚到,即现奇瑞,莫非元朝将灭,大明定国?

  众人群声附和:神花现瑞,必有奇应,此乃千古流传之语啊!

  也罢!天意既不可违,忠臣亦要尽忠!刘公站起身冲军民一躬到地说,神花既开,说明大明将定,我等不可妄自兴兵与大明抗拒,如此刀兵相见,岂不累及无辜啊!众位听我一言,我尽忠之后,休提开战,尔等可大开城门,迎明军入城!我已与明使谈妥,明军入城秋毫无犯,则百姓幸甚!说罢,自袖中掏出一瓶早已准备好的毒药,就要喝下,旁边众人急忙上前抢夺,齐声力劝。赵总兵见众人劝刘公不下,瞅空一把抢过刘公手中的药瓶,说:刘公,论民你是父母官,论军,我是统兵之首,城亡则我等均有其责!这样,我陪刘公尽忠,大家休再相劝!说完,扭转脸,竟自先喝了一口,转而交给刘公。众人见赵总兵已先喝了,知道再苦劝刘公也是枉然,只得流着眼泪让开。只见刘公喝药时间不长,就与赵总兵二人均躺倒在地,顿时,众人大哭不止。随后,请进明使,说明情况,明使也感慨万分,然后,领众人打开城门,迎徐、常二将军在七月十日引率入城。

  徐、常二将军听使者述说劝降经过后,大为敬佩,忙到官衙刘、赵二公灵前行礼,却见赵总兵从地上爬起,大为惊诧,随后刘公亦醒过来。赵总兵忙向众人解说道:末将早已看出刘公殉国之意,故而暗中备下蒙汗药,以防不测,幸得今日借机偷梁换柱,救了刘公!

  刘公无奈,只得与徐、常二将相见,礼毕,徐、常二将挽留刘公任柏乡县令,众人极力相劝,刘公只得允承。随即,众人一同奔北郝参拜祭祀神花牡丹及光武之祠。徐、常二将后取 之黍粟,写奏折,飞骑报于太祖高皇帝,然后统兵继续北上。七月二十日取通州,八月大都降明,这是后话。

  这日,朱元璋传军师刘伯温进宫,正念叨前夜做的三梦。他告诉刘伯温,先前做了一个梦,梦见挂在天空的太阳突然落入西山,大地一片漆黑,尔后梦见汹涌澎湃的大海突然干枯,接着又梦见黍粟熟后突然变成大片牡丹开花。醒了之后,他越想越奇怪,觉得没有一样是正常之事,心里越想越觉得别扭、不吉祥,让刘伯温拆解。

  刘伯温是个饱学之士,五经四书、兵法典故、民俗俚传样样精通,听完朱元璋的话,沉吟片刻,拱手贺道:恭贺万岁万千之喜,此乃大吉之梦也!梦兆万岁马上就要兵取大都,定鼎天下,四海归心了!

  朱元璋听了惊喜异常,忙问:何以见得?刘伯温说:第一梦,乃是日落紫薇星出现,兆我军取了大都,我主即将入主矣;第二梦,海干见真龙,元帝亡吾主出,岂不是真龙出现?第三梦,黍熟子已成, 上之黍乃天下粮仓,今既成熟可收,兆可得天下也!只是这忽现牡丹开……刘伯温正说到这儿,忽报徐、常二将军战报奏到,朱元璋展奏,御览,越看越高兴,看罢,不禁拍案大笑道:刘卿家,这牡丹花开不用你讲了,我告诉你吧!此乃帝花现瑞,正应大明定国之兆啊!

  当下朱元璋颁旨奖徐、常二将深谋远虑,义取柏乡之策,封赏柏乡县令刘公深明大义,忠君惜民之侠举,并随诏附诗单赞柏乡汉牡丹道:雄师伐元朝,兵至 之南。官民尽忠义,刀兵欲相见。忽闻帝花开,干戈化乌烟。奇哉汉牡丹,神花千古传。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太湖之水天上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