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闩官

  门闩官

老年间,洪洞县出了码怪事:县官立不住,来一个死一个,来一个死一个,走马灯似的换。这回,皇上派了一个年轻的县官。

  

县官走马上任,半路住在一个财主家。财主有个闺女,成天有病,请了多少名医也瞧不好。

  

夜深人静,屋门一响,惊醒了县官,细听听,门闩说话了:“县官大人,刘家后院有一眼井,井里有个鱼精,淫害了他家闺女好多年了。等明儿个,你弄两筐石灰倒进井里,就能烧死鱼精,他闺女的病就好了。刘财主要报答你,你就要挂在西厢房里的《九鹰图》”县官把门闩说的话一一记在心里。

  

这门闩怎么还会说话呢?这还得从那张画说起。

  

《九鹰图》上画这九只鹰,个个都能飞下来,飞上去。有一天,九只鹰飞出去,落在了后花园的杏树上。杏树对着水井口,看见井底下有一只大鱼精,吓得一抖翅膀,树枝把翅膀伤了。树枝上留下鹰的血,渗进木丝里。过了一年,刘财主换门窗,木匠一眼就看中了这支杏树枝丫,砍下来做了门闩。这根门闩就特别的灵。

  

第二天,县官跟刘财主说是鱼精淫害他的女儿,刘财主赶紧叫人弄来石灰倒进井里,井水咕噜直响,响声过后,捞上烧死的鱼精,刘财主的病果然好了。刘财主问县官要什么感谢,县官说要《九鹰图》,刘财主忙叫人去拿。

  

县官来到了县衙,把《九鹰图》挂在了墙壁上。晚间,来了九个仙女,要陪县官跳舞交欢。

  

县官悄悄的问差人:“这些女子来自何方?”

  

差人回答:“不知道啊,反正哪任县官来了,她们都要来相伴。”

  

县官正不知道如何是好,《九鹰图》上忽然飞下来九只大鹰,扑向九个仙女,一阵拼杀之后,倒下八个,跑了一个。倒下的八个仙女显了原形,原来都是狐狸精。

  

跑掉的那个仙女来到大路旁,坐在石头上哭。

  

有个过路的男子上前搭话,领她回家,成了夫妻。

  

这男子被仙女迷住了,饭不甜,茶不香,懒得下地干活,徽得上集作买卖,一时,刻也离不开仙女。

  

 

  

仙女见此情景,说:“你整天价这样还行?咱们指望着啥过日子呀?这样吧,我画一张自身像,你下地于活带在身边,想我了就看看这画。”

  

这男子还真听话,带着画下地了。干了会儿活,打开画想看看。就在这节骨眼儿,一阵旋风刮来,卷走了他手里的画。这画飘呀飘呀,一直飘到了皇宫,皇上看了画上的仙女,动了心,下了圣旨:寻找此人,选进宫,当娘娘。

  

(注:仙女——指美女,不是天上的神仙)

  

过了不几天,这仙女丢下丈夫,进宫当了娘娘。饮酒听歌,赏花看舞,娘娘干娇百媚。皇上百依百顺。娘娘病了,一连三天,水米未进。这可急坏了皇上,又是求神,又是请医,全都白搭。

  

皇上问她哪儿不好,想吃什么,娘娘说:“我的病请医吃药不管事,要治好我的病,非得吃洪洞县宫的心。”皇上一听,满口答应,带着娘娘和文武大臣,直奔洪洞县。

  

这天,洪洞县县宫刚断完一个案子,趴在桌子上打个吨儿,睡着了。门闩老远地来托一梦,说:“县官大人,出了事啦,上次跑掉的那只狐狸精,如今做了娘娘,有权有势,要报姐妹之仇,吃你的心。皇上带着娘娘来了,你赶紧把《九鹰图》摘下来.揣在怀里,到时候,它会帮您的忙的。”

  

县官激灵一下子醒了。刚站起来,有人来报,皇上驾到。县官赶紧摘下《九鹰图分,揣进怀里,来到外面。不容分说,早有差人上来,把县官双手倒剪,捆了个结实,绑在桩子上。

  

娘娘走过来,横眉竖眼,手拿一尖刀,冲县宫“嘿嘿”一笑:“县官大人,您也有今天,还记得我吗?我的姐妹都死在您的手里。今天,我要吃你的心,为我的姐妹报仇}”说着走到近前,一把撕开县官的袍子。只听“喇啦”一声,《九鹰图》打开,呼啦啦,九只鹰扑向娘娘,连啄带鹊,又抓又撕。那娘娘一阵惨叫,时辰不大,倒下了,变成了一只浑身淌血的狐狸。直搁气。一会儿便死了。九只鹰又扑噜嘈飞回了画中。

  

皇上看了,忙叫人给县宫松绑,问是咋回事。县官就把门别棍如何显灵的事情咋来咋去源源本本从头到尾一说。皇上听了直觉后怕,要不是门闩显灵,荐举《九鹰图》,自个儿的性命将来怕也是难保了。

  

为报答门闩除邪救驾的恩情,皇上便封门别棍为门闩官。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门闩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