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狼

  义狼

  野狼山脚下有一个靠山屯,这些天闹得人心惶惶,因为隔三差五便有一户人家的猪失踪,而且这些猪丢得蹊跷,都是在夜间悄无声息就没了。虽然丢猪的村民当晚都把猪圈门插得死死的,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猪圈门大开,猪早没影了。村民们立即向乡派出所报案。乡派出所派人来调查了两天,一无所获,调查民警十分肯定地告诉村民们说,丢失的猪决不是人偷的,如果是人偷猪,不会一点声响也没有,更不会一点人或车的痕迹也没留下,从侦察的情况看,是猪自己跑了,而且跑进了野狼山里。

  什么?猪自己跑的,而且跑进了野狼山!村民们十分吃惊,有人不解地问:猪为什么跑?而且跑到深山里去了呢?民警摇摇头,也说不清楚,但十分肯定地说:猪确实是跑到山里去了,从猪不太清晰的蹄印来看,是一直往山里去的,只是进了山,由于树叶杂草过多过厚,再没有留下足迹。

  既然知道猪的去向,不管猪是因为什么跑到深山里去的,先把猪找回来再说吧!丢猪的村民嚷嚷着就要往深山里去。

  不能去!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喝道。村民们一看,说话的是村里的老猎户王德山。

  村民们不解地望着王德山说:为什么不能去?敢情你家猪没丢你不心疼啊!说着就要走。

  王德山身子一横,挡住村民们说道:真不能去,山里有狼,猪就是狼叼走的。村民们一下就愣住了,不禁后退了一步。

  片刻,村民们哄笑说道:王德山啊王德山,你是不是发现山里又有什么好东西了,怕我们跟你抢呀?

  王德山说:我不会骗你们的,山里真的有狼了。

  村民们说:得了吧,这山里多少年连个狼影都没有了,哪来的狼?连兔子都见不到,还狼呢!再说,一头猪多重?一二百斤,狼能把它叼走?

  你们看……王德山把一直握着的手掌缓缓地打开,村民们看见王德山的手掌上有一段灰白干硬的动物粪便。这是狼粪。我在丢失猪的猪圈附近发现的。王德山说。

  看到狼粪,村民们都面露惧色了。王德山说:狼不是把猪叼走的,狼也叼不动,而是把猪赶走的。村民们望着王德山,开始相信王德山所说的了,王德山是靠山屯里真正打过狼的猎户。王德山接着说道:狼会像人一样把猪圈门闩拔开,然后叼住猪耳朵,用尾巴拍打猪屁股,猪就乖乖地被赶走了。村民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狼赶猪,但也都听老辈讲过。这回猪无缘无故丢失,看来还真像是被狼赶进了山里,要不然猪怎么会自己往深山里跑呢!

  那可怎么办呢?这狼是不还得来赶猪啊?村民们有些不知所措了,目光一同殷切地投向老猎户王德山。王德山说:狼一定还会来的,你们听我的吧。

  王德山让村民们把自家的猪在夜里都圈到仓房或屋里去,只把自家的猪还照样圈到猪圈里。王德山把收藏多年的猎枪找了出来,重新擦亮,装好了弹药,夜幕降临后,便抱着猎枪钻进猪圈。

  猪圈里臭气熏天,王德山强忍着缩在猪圈里边的一个小角落里,圆睁着眼睛支棱着耳朵,全神贯注地聆听着猪圈外面的任何一点响声。可是,在臭气熏天的猪圈里整整蹲了三个晚上,也没有等来偷猪的狼。王德山知道,这是狼上回偷去的猪还没有消化完,等吃完了,已经吃顺口了的狼自然会再来偷猪的。几天来,王德山脸不洗衣不换,整个人已经同猪圈里的猪一个味了,这也正是王德山想要的,因为只有这样,猪味笼罩了人味,狼来偷猪时才不会警觉,才能打住狼。如果一旦让狼发觉有人味在猪圈里面,便不会进来偷猪,要知道狼的鼻子比狗鼻子还要厉害,也比狗聪明狡猾多了。

  两天后,凌晨两点多钟时,正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被乏困折磨得几乎支撑不住的王德山在朦眬中突然听到了一阵沙沙的响声,这响声由远而近,在猪圈外停了下来,王德山精神一振,心强烈地跳动起来,猛然攥紧了猎枪,他知道偷猪的狼终于来了。

  只听唰的一声,一条长长的黑影从高高的猪圈栏外跳了进来,两点绿荧荧的光束一下子便出现在了王德山的眼前。正是一条狼啊!王德山迅速地把枪口对准绿荧荧的光束,轻轻往下一压枪口,紧接着扣动了扳机。王德山一气呵成地完成了举枪、瞄准、开火的动作,只用了几秒钟。因为狼的眼睛在夜晚出奇的好使,跳进猪圈来的狼也会在几秒钟内看清猪圈里除了贪睡的猪外,还有一个人藏在角落里。如果狼发现异常,便会立刻跳出圈栏逃跑的,因此必须在狼看清有人藏在猪圈里跳出圈栏前开枪。尽管王德山以最快的速度开了枪,但还是晚了一点点,枪响的同时,两束绿光猛然消失——狼转身了。随着一声闷响,长长的黑影一下子撞在了圈栏上,訇然倒地。可訇然倒地的黑影紧接着一跃而起,嗖地跳出了圈栏。狼被打中了!王德山心中惊喜不已,同时又不免失望,狼虽然被打中了,但显然因为出枪还是晚了一点点而没有打中要害,但这一枪也使狼伤得不轻。王德山迅速把枪重新添上弹药,跳出猪圈。借着星光他看到了那条狼在前面不远趔趄着向野狼山跑去。王德山立刻追了上去。

  追到快到山顶的时候,天灰蒙蒙地亮了起来,王德山看清了受伤的狼。狼摇晃着身子努力地往前跑着,一路上鲜血淋漓,从狼奔跑缓慢及摇晃的姿势看,狼已成了强弩之末,狼的血就要流完了,等狼血一流尽,狼自然会倒地而亡。

  王德山只需紧紧地盯住前方的狼,现在已不需要浪费弹药了。狼跑到一块巨大的山石前停住了,终于流尽了血,慢慢地倒了下去。看着狼倒下去,王德山也不敢大意,端着枪慢慢地向狼靠近。到离狼一米远的地方,王德山看到气息微弱的狼望着他,直直地望着他,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目光哀求地望着他。狼的这种眼神让王德山心里一酸,他又看到狼的腹部鼓胀的乳房,这是一只正在哺育小狼的母狼。王德山明白了,母狼之所以下山到屯子里偷猪,是为了自己有充足的奶水喂养小狼。野狼山里可供狼捕捉的动物这些年已被自己和村民们捕捉殆尽了,根本就不能让狼有奶水来喂养小狼的。看来狼下山偷猪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不饿死啊!

  狼眼睛里的光亮慢慢地消失了,身体完全不动了。老猎户王德山知道,这是一条孤狼,是被公狼遗弃的一只母狼,如果公狼在,母狼是不会自己冒险下山捕捉猎物的,而应该守候在狼崽子的身边。对了,狼崽子一定就在附近。

  很快,王德山就在大巨石后面发现了几只毛茸茸的小狼崽。在发现小狼崽的同时,王德山看到了小狼崽中间有一个白乎乎的东西,走到跟前仔细一看,王德山惊得差点把枪扔了。天啊!在小狼崽中间白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婴儿!王德山揉揉眼睛,没错,千真万确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呀!婴儿在小狼崽窝里还呼呼香甜地睡着呢。这婴儿哪来的?怎么会在狼窝里?瞧婴儿身上的污垢绝不是在狼窝里一天两天了,难道是母狼一直在喂养着这个婴儿?一定是的,否则婴儿怎么能活下来呢。

  王德山也听说过狼孩的故事。自己今天亲眼所见,一只狼用自己的奶汁喂养了一个婴儿。王德山心里有些为自己打死了母狼而后悔。王德山过来,轻轻地从小狼崽中间把熟睡的婴儿抱了起来。在抱起婴儿的一瞬间,王德山猛然看到了婴儿屁股上一块十分明显的胎记,看到胎记,王德山头轰的一声差点儿炸开。这块胎记王德山太熟悉了,王德山忙仔细地瞧了瞧婴儿的小脸,这婴儿不是自己的小外孙女吗!半个多月前,住在邻近屯子的女儿女婿哭哭啼啼地回来,告诉他和老伴三个多月的小外孙女生病夭折了。一听说小外孙女夭折了,他和老伴当时伤心得几乎昏厥过去,好几顿饭都没吃。当时他和老伴想看看夭折了的小外孙女,可女儿女婿阻止了他们,说孩子已经埋到山里了。

  王德山突然打了个冷战,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小外孙女并没有夭折呀,而是被一心想要个儿子的女儿女婿丢弃到了山里,想让小外孙女自生自灭,然后他们好再要个儿子。没想到的是小外孙女竟然被这只母狼叼回了狼窝,不但没吃掉,而且还把小外孙女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喂养。

  王德山不禁一声长叹,热泪纵横,满腔羞愤,抹了一把眼泪,将老狼简单地埋了,起身把小外孙女裹在怀里,又用外衣把几个小狼崽包好,飞快地往山下走去。王德山心里已打定主意,他不仅要让比狼心还狠毒的女儿女婿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还要把这几只小狼崽养大,然后放回大山里。从此王德山再也不进山捕捉稀少的动物了,他要让大自然的生灵们按照大自然的规律生活在它们的家园里。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义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