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命先生

  相命先生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这天,赵家村来了一位相命先生。此人瘦高个儿长马脸,鼻梁上面架副眼镜,手提一面小铜锣,阴阳怪气地喊着相命。 村头刚好聚了群女人,见相命先生过来,便都围了过来,有个绰号叫喇叭的女人双手叉腰,冲着相命先生嚷道:喂,相命的,看你一副神叨叨的样子,那你说说看,我们这些人中,哪个是寡妇?说准了,我们都请你相命;说错了,别怪我们不客气,请你走远点。相命先生一听,并不接喇叭的话头,只见他干咳了两声,眼珠子一转,敲了几下小铜锣,拉长声调,说道:铜锣敲起声连声,寡妇头上冒紫烟。他话音刚落,女人们的目光就齐刷刷地投向田寡妇,看她头上是不是真的在冒紫烟,把个田寡妇窘得满脸通红。这一来,相命先生心里有数了,但他还要做戏,继承故弄玄虚,先是把女人们一个个看过去,接着又是掐又是算的,嘴巴里念念有词,然后一指田寡妇,坚决地说:她是寡妇!这也太神了!女人们面面相觑,不得不信,于是一个接一个找相命先生算,有的问婚姻,有的问财运,有的问健康,相命先生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察言观色,摇头晃脑地说一些八竿子打不着、又让人觉着伸一把就够得上的话,在这群妇女身上骗了不少钱,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过了几天,这位相命先生又来到钱家村。这钱家村离赵家村不远,男人们大都外出打工,村里多是些女人家,这天,刚好七八个女人在帮着给一户人家盖房子。相命先生向来是哪儿人多往哪儿凑,很快就凑到这群女人旁边,当当当地敲起了手里的铜锣。有个叫钱桂花的姑娘被他敲得烦了,停下手上的活计,故意说:你老是在我们这一带窜来窜去,听说连哪个是寡妇都看得出来,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这群干活的妇女当中,谁是寡妇?相命先生看看钱桂花,又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不吱声。钱桂花接着说:那好,你要是能在我们这群人中指出谁是寡妇,我们每一个人都找你相命。相命先生微微一笑,他早就心里有数了。原来,这一带每个村子的男人几乎都在附近的一座大矿山里下井采矿,这么些年下来,几乎每个村子都有男人在矿难中丢了性命,每个村子都会有一两个年纪不大的寡妇,他针对这个情况,揣摩出一套蒙骗女人的特别方法,百发百中,从未失过手。今天又遇到这个不服气的女子向他挑战,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只见他扬起小铜锣,敲了两下,又故意拖长声调,慢悠悠地说:铜锣一敲声连声——一位大婶抢过话头,接着说:寡妇头上冒紫烟!在场的女人轰地一声大笑起来。相命先生明白了,肯定是赵家村的人泄露了他的手法,他在心里暗暗冷笑一声,语气一转,仍旧拖长调子,慢悠悠地说:铜锣一敲声连声,寡妇脚下踩着钉。这里正在修建房子,少不了会遗落几枚钉子在地面上,相命先生想,我这一说,这群女人为了证明说得对不对,肯定都会朝那个寡妇的脚下看,这一来,谁是寡妇就一清二楚了。哪知道,这户人家刚开始做门窗,钉子用得并不多,巧的是,给木匠师傅打下手的是钱桂花,她刚刚从镇上买了几斤钉子回来,倘若有钉子,也只有钱桂花脚下才有,于是,大家的目光齐刷刷都盯着钱桂花脚下。相命先生见了,得意洋洋地朝钱桂花一指,说:她是寡妇!相命先生话音未落,钱桂花上前就给了他一巴掌,女人们大骂:**东西,人家是黄花大闺女,还没出嫁呢,你瞎眼了!一位大婶一边骂,一边脱下脚上的布鞋,握在手里,扬起来便朝相命先生头上砸:打死你这信口雌黄的,打死你这招摇撞骗的,打死你这胡说八道的!相命先生双手抱着头,缩着身子,像一只过街老鼠,到处乱蹿,突然,他蹲下身子,抱着左脚,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原来,他只顾了头上,忘记了脚下,正好一脚踩在一块木板的铁钉上……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相命先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