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盗

  响马盗 div>

民国初年,鲁豫一带民生寥落,匪患丛生。最嚣张的响马名唤刘黑七,一手枪法出神入化,过往客商无不闻名丧胆。

  

?

  

鲁南豪商严海东为了巴结新任山东督军段铁民,捐了十万银洋做军饷。他打算用火车运往济南,特意请来当地保安团长王自齐出马护送。

  

?

  

这天晚上,王自齐与严海东正在屋里商量押车计划,突然听见屋顶一声异响。王自齐正要探手抽枪,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他的枪匣已不翼而飞。再定睛一看,王自齐和严海东都咋舌不已。原来,屋顶上射来的第一枪,正中王自齐的皮带扣,将他的枪匣打落。第二枪,又正好打在枪匣上,把枪匣钉在堂屋的柱子上。

  

?

  

这时,一个年轻人从屋顶翩然落地,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内,傲然一笑:“在下刘黑七,听闻严大掌柜要送一票红货到济南,兄弟我冒昧,特来助一臂之力。”

  

?

  

见王自齐和严海东面面相觑,刘黑七索性将话挑明,只要严海东拿出一万大洋的“保险金”,他刘黑七就不再打这趟镖的主意。

  

?

  

严海东正寻思如何作答时,一直冷眼旁观的王自齐突然开口:“刘大当家既然要保险金,自然应该对军饷的安全负全责,怎么能只保证自己的属下不出手呢?”

  

?

  

刘黑七倒也爽快,说道:“王队长此言有理,大不了我亲自护送就是了。”王自齐笑道:“爽快,一言为定。”

  

?

  

刘黑七才一告辞,严海东就埋怨王自齐不该自作主张。王自齐狡黠一笑,说他怕刘黑七另有阴谋。将他约束在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这才可以避免出事。

  

?

  

第二天傍晚时分,运饷专列徐徐开出。专列有七节车厢,王自齐在其中六个车厢安排了二十名全副武装的保安队员,另有一节餐车作为藏金库,并供严海东、刘黑七等头面人物乘坐,此外王自齐还在这节车厢中安排了十名枪法最好的保安队员。

  

?

  

火车开出之后,王自齐便与刘黑七熟络地攀谈起来。

  

?

  

虽然当时火车最高时速有五十公里,可在拐弯时会减速,发力奔驰的骏马很容易就能追上。王自齐觉得这次的护送任务颇为棘手。

  

?

  

刘黑七傲然一笑:“别的地方不敢说,在鲁南一带,江湖中的朋友还算给兄弟我面子。只要在火车机头上插上兄弟的黑虎旗,绝对一路平安。”

  

?

  

火车刚刚开出不久,前方便不时有骑着快马,疑似探子的人来窥视,但见到机头上飞扬的黑虎旗后,便立刻退走。

  

?

  

王自齐冲刘黑七拱拱手,道:“刘大当家一出,果然是宵小退避!”刘黑七却摇了摇头:“不对劲!江湖上的朋友知道我在此,怎么不投帖拜见?快叫你的手下加强警戒!”

  

?

  

看见黑虎旗就得投帖来拜,你当你是天皇老子吗?王自齐有些不以为然,此时天色渐明,已过了响马偷袭的最佳时机,心中不免有些懈怠。

  

?

  

哪知没过多久,火车突然紧急刹车,原来前方的铁轨已被扒开。与此同时,远方黄沙腾起,宛若一条黄色的巨龙席卷而来。吼声,怪叫声,唿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转眼之间,无数响马将列车左右包围。严海东吓得脸色煞白,连王自齐也有些站立不稳。

  

?

  

“怕什么?你们手上拿的又不是烧火棍!”刘黑七眼中反而隐隐透出些嗜血的兴奋,他扑到窗口一枪打落一个响马。所有人立即有了主心骨,各自托枪瞄准。眼见马贼越追越近,王自齐突然打个唿哨,所有车门一起打开,爆豆般的枪声响起,冲在最前方的十余名响马如触电般跌下马背。

  

?

  

刘黑七微微一惊,凝神往保安队员的手中一望,才发现他们手中拿的,竟是清一色的俗称“花机关”的斯登冲锋枪。这种枪子弹连发,像泼洒一样,杀伤力极大。马贼不得已向后退去。

  

?

  

只是这种斯登冲锋枪毕竟射程有限。马贼们很快觑出虚实,缓缓退后了些,策马围着火车呼啸射击。虽说这样开枪命中率有限,却反而成功压制住了车队的火力。转眼间,便有十多名保安队员受伤倒地。

  

?

  

刘黑七抬头看看天色,忽然说:“差不多也该赶到了。”说罢,随手丢出一只火箭旗花,直冲天空。

  

?

  

响马身后突然响起一片枪声。东面山头涌出四五十条汉子,远用枪射,近用刀砍,如切豆腐般贯穿了响马的防线。

  

?

  

王自齐看得瞠目结舌。眼瞧着新来的马队将响马驱逐得七零八落,正准备与列车上的保安队员会合,刘黑七哈哈笑道:“我早派手下弟兄散布于沿途各处险要地点。不论在何处遇袭,都有人赶来支援。”

  

?

  

“刘大当家的果然是神机妙算!”王自齐嘿嘿笑了几声,突然沉下脸,拔枪顶住刘黑七的脑门。刘黑七一惊,沉声道:“姓王的,想过河拆桥?我若有什么差池,全山东的江湖好汉都不会放过你。”

  

?

  

王自齐阴笑道:“你若真是刘黑七,我倒不敢拿你为质。可惜,你却是个冒牌货。”

  

?

  

“刘黑七”闻言,满头冷汗涔涔而下:“你是怎么知道的?”王自齐冷哼一声:“刘黑七纵横鲁南十多年,除非他是从穿开裆裤起就当了响马,否则决无可能似你这样年轻。”

  

?

  

其实这年轻人真名刘七,是山东威武镖局的镖头。因镖局才开张,自己又没名气,无法说服严海东雇他押镖,所以冒刘黑七的名号,以收取保护费之名,行押镖之实。他本打算到了七星岭就将实情全盘相告,借此打响威武镖局的名声,哪晓得此时竟被王自齐识破。

  

?

  

严海东听过事情原委后,劝道:“王团长,既然刘镖头也是一番好意,你们何不联手将军饷押送到济南?”

  

?

  

“谁要和他一起押镖!”王自齐突然狞笑起来,“老子是要劫镖的!”这时,这节车厢的十名保安队员,一起用枪指住二人。

  

?

  

严海东和刘七顿时大惊,两人对视一眼,都是面如土色。原来王自齐早就起了歹心,要将军饷据为己有。刚才那批来袭击的土匪,就是他手下假扮的。他本想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将军饷劫走,没想到被刘镖头坏了好事。

  

?

  

严海东双手握着左轮枪一边后退,一边颤声道:“王自齐,你就不怕段督军震怒?”

  

?

  

王自齐哈哈大笑:“只要把你们全数杀了,再将事情栽到刘黑七头上,有谁知道是我劫了这批大洋?严老板,你还是将枪放下吧,你这把左轮枪中只有六发子弹,而我们这儿却有十一个人……”

  

?

  

话音未落,忽然“砰”的一声枪响,刘七不禁吃了一惊,心知这定是严海东心慌之下抠了扳机,枪走了火,这样一来,王自齐必定会暴怒出手,将他俩一起打死。情急之下,刘七一个鹞子翻身,拔出藏在腿腕的手枪,准备先擒住王自齐再说。可他站稳后才发现,王自齐和他的手下们竟已倒了一地。

  

?

  

刘七猛地回过味来,刚才那声枪响,其实是六枪连发。只是发射速度太快,以至于听起来只有一声枪响。而且每一发子弹都是从前一人的眼眶射入后脑穿出,又击中后一人的胸膛。所以只用六枪,便除去了王自齐等十一人!

  

?

  

“好枪法!”刘七目光炯炯地盯着严海东,仿佛现在才认识了这个人,“能使出如此神乎其神的枪法的,在山东也只有一人,难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

  

?

  

严海东放下枪,突然叹了口气:“没错,我是刘黑七。”

  

?

  

十多年前,刘黑七为了替天行道,杀富济贫,当了响马。等到年岁渐长,他才明白,其实自己与其他无恶不做的土匪没多大区别。于是,刘黑七急流勇退,化名严海东,在鲁南踏踏实实地做起买卖来,平时修桥铺路行善积德,以赎他当年的罪孽。可他没想到,刘黑七闯下的名头太大,他隐退之后,还有不少土匪冒充他为恶一方。这让他心下难安。

  

?

  

因此,刘黑七见段铁民对当地匪患深恶痛绝,却因军饷不足而无法发兵围剿时,便毅然捐出十万大洋。

  

?

  

刘黑七无奈叹道:“但愿我这十万大洋,能助段督军一臂之力,令这世上从此再无刘黑七。”

  

?

  

刘七却摇头叹息道:“你虽一片好心,恐怕也难免事与愿违。即使段铁民剿灭了几处匪患,又怎么样?如果这世道还是这么兵荒马乱,老百姓做牛做马亦得不到三餐温饱,死掉一个‘刘黑七’,恐怕又会出来个刘黑八、刘黑九啊?”

  

?

  

刘黑七一愣,良久无语。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响马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