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跪

  最后一跪

  2010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寒风凛冽。宁夏石嘴山第一看守所接待室里,脚镣、手铐加身的死囚王斌隔着房子里的落地玻璃站着。其父王立功双手战抖着从手提的一个红布褡裢里摸出四颗苹果和两个炕烧馍。

  斌娃,这是你奶奶专门给你烧的,说你喜欢吃炕烧馍,你就吃了它,啊……

  爹……王斌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起来吧,孩子!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就别说了。王立功涕泪涟涟。

  让我跪吧,我现在唯一能报答您老养育之恩的,就是这最后一跪了!

  父子俩不再说话,他们隔着玻璃瞪大眼睛互相瞅着。看押的干警看着面前身体孱弱、老实巴交的王斌,心里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不到如此面善之人竞一气之下连杀了4个人!

  去年5月,塞上平原的天气还十分寒冷。已经一年多没回家的王斌接到了从甘谷老家来人捎给他的口信:家里准备年底给他娶媳妇,让他准备聘礼和盖房子的钱5000元。

  一想到娶媳妇,已经28岁的王斌心里就喜滋滋的。但一想到要钱,王斌又皱起了眉头:老板有言在先,年底才结算工钱,这提前能要来钱吗?

  但洞房花烛是人生头等大事啊!再说,自己都28岁了,在农村早就是大龄青年了,老板应当通融通融呀!这天晚饭后,王斌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和老板吴新栋商谈。

  你娶上娶不上媳妇,关我屁事!想干就干,不想干就给我屎壳郎搬家,滚球蛋!吴新栋口气很冲, 你说,人人都跑来找一大堆理由,让我照顾照顾,我照顾得过来吗?

  王斌看着吹胡子瞪眼睛的吴新栋,咽了口唾沫,耷拉着脑袋,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工棚。一文钱也难倒英雄汉,更甭说5000元了!老板一个月才借支300块伙食钱和零用钱。这一年多来,他省吃俭用,才攒了1000多块钱,让他到哪儿再弄4000块钱呢?

  这天下午,在另一建筑工地打工的兄弟王银来看他。

  哥,我只攒了2000元,老板也说年底才结账!你再向吴老板告个饶,借1000元吧。

  王斌想,只好如此了,便又去找吴老板。

  滚!滚滚滚!你个球!借啥呢?不借!还没等王斌说完,吴新栋就把他轰出门来。

  哼!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哥,我回去再想想办法——王银听哥哥说完借钱的情形叹着气离开了。

  送走弟弟,王斌躺在床上吸着自卷的旱烟想,这吴老板也太可恶了,一年不发工钱,还这个态度?!唉,打工打工,出门挣俩钱咋这么难啊!正当王斌唉声叹气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嚷嚷声——

  抓贼啊!抓贼啊!

  一听有贼,王斌从床上一骨碌儿爬起来,顺手提了根棍子就往门外跑。

  啊!王斌大吃一惊!他看见几个工友逮住了他弟弟王银正在往回走呢。

  他刚从我这儿出去,做什么贼呢?唉——王斌快步赶了上去,从抓住弟弟的保安、工友那儿弄明白了,一个贼趁黑夜摸进吴老板的办公室,偷了吴老板的包,被发现后跑出来,把包转给了在外接应的王银。

  很显然,你弟是贼的同伙! 怎么会这样呢?王斌心里那个气呀,眼珠子都快气蓝了!他没想到弟弟会以这样的方式弄钱!一会儿,赶来的民警将王银带走了,王斌一夜忐忑不安,没有睡着觉。

  王斌,你被解聘了!走吧。保安苏志文第二天一大早就阴沉着脸对他说。

  我的工钱呢?王斌心知做贼的弟弟连累了他,可工钱是他应得的呀!

  老板说了,年底付清。

  哎——王斌叹了一口气,不由埋怨起弟弟来了:兄弟啊!你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做贼呢?

  又过了一个月,偷吴老板包的贼被派出所民警抓住了,事情也弄清楚了!原来那天晚上,偷包贼见被人追得脱不了身,正碰上迎面走过来的王银,便随机应变喊了声: 兄弟,接着!在王银愣愣呵呵之际,贼把手里的包抛给他转身跑了。追赶的人一看贼有同伙,便扑上去不由分说,一下子抓住了王银!

  还真是个不应当的巧合!但现在真相大白了,我兄弟不是贼啊!王斌喜极而泣!解聘后在另一处工地打工的他又脚板生风来到吴老板的工地,要求上工: 吴老板,我弟弟是被冤枉的……

  有什么好冤枉的?你那兄弟本来就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人!滚!吴新栋满脸怒气。

  吴老板咋这样说人呢?你的长相就不贼眉鼠眼了?话不投机,王斌和吴新栋吵了起来。工地保安苏志安进来连推带搡把王斌赶了出来。王斌气愤不已,他来到市劳动监察大队,要讨个说法。

  市劳动监察大队队长叫来吴新栋说: 这事儿王斌没错!解聘他是不对的!最后三方协商达成协议,吴新栋欠王斌的工钱6000元暂付一半,另一半年底付清。

  可一回到工地,吴新栋就变卦了: 我没钱,只能付你50元,其余年底付;你如果不愿意,就再去告,老子不怕!

  你这不是出尔反尔,欺负人吗?王斌又跑到市劳动监察大队去诉说。监察大队的人给吴新栋一打电话,吴咿咿呀呀说资金周转一时不方便,正在积极想办法筹措。

  王斌只好又等了一个月,仍没讨要到一分工钱!再次找到监察大队,那里的人说,他们也没办法了,让他等到年底,合同到期,才有办法整治违约的吴新栋。

  可这时王斌家里催着要钱,正张罗着给他娶媳妇行礼的事儿呢,不能再等了啊!这天晚上,王斌想了又想,终于牙一咬,心一狠,第二天天一亮,他就来到市场上买了一把长把水果刀: 这回,吴新栋你个狗日的再不给钱,老子就捅死你!黄昏时,王斌怀揣凶器又来到吴新栋承包的建筑工地上。

  苏志安一看王斌又来了,气得一照面就扇了王斌两个耳光:滚!你个死狗!又干啥来了?王斌见苏志安一见面就打他,长时间对苏志安狗仗人势、颐指气使的怨气一下子冲出了丹田,他冷不丁抽出刀子猛地一下就捅在了苏志安心口上: 我让你这条狗再打我!另一保安一看王斌动了刀子,一愣神,便扑上来抢夺刀子,王斌拔出扎在苏志安心口上的刀子,又转过身来在这保安的胸部连续捅了两刀!

  一不做二不体,老子就将你吴新栋抄了满门!王斌嘴里骂着冲进吴家,将吴的妻子、老父都捅倒了!接着,杀红了眼的王斌提着刀子,在吴家满院追撵起逃跑的吴新栋来!

  狗日的!我叫你跑!王斌在吴新栋的胳膊上猛地扎了一刀,吴新栋摔打着,拼着命夺门逃了出来,在街上拨打了110。

  我当时气昏了头,杀了无辜的工友和吴新栋的家人,我罪有应得!爹,您就回去吧,其实,看守所里有吃有喝的,比工地还强……干警听见王斌如此说,心口隐隐作痛!虽说我们国家对犯人实行人道主义,不打不骂,让他们自食其力劳动改造,但这里毕竟是监狱啊!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来,死囚王斌打工的生活是多么艰难啊!

  王立功一步三回头哭泣着走了,王斌还在那儿跪着。干警让他多跪了一会儿。王斌已经一审判处死刑,只能用这最后一跪来尽他对老父的一片孝心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一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