刨红薯

  刨红薯

  种完麦子,生产队一年中最后的一个收获季就是刨红薯。

  在上一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粮食紧缺,所以上级提倡种高产作物,而红薯因为亩产可达3---4000斤而成为生产队首选。每个队要种一百多亩。

  为了在上冻前把红薯刨完,生产队总要定个突击周什么的。一天三上工,(早晨吃饭前,先干二个多小时)而我们孩子的任务就是上午割红薯秧。下午帮助把大人刨下来的红薯拾在一块,方便过称。

  傍晚时分,队里会把红薯按比例分到户里。由户里加工成红薯干后再按比例交到队里。因为我家人口多,每次都要比别人多分很多。

  把红薯运回家里是大人的事,而我们这些孩子则担当起在地里看红薯的责任。

  那时候最怕第一趟和第二趟的间隙。第一趟大人会在同一时间装筐担走,地里只剩下几个小孩,黑洞洞的呆在地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再说白天干活时大人给讲一些鬼呀狼呀的故事,使我们感到胆战心惊。

  到第二趟后,大人们就陆陆续续的有来有回,胆子自然就壮了。但当别人都担完了只剩下我一户时,黑乎乎的地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时,那才叫害怕呢。

  漆黑的天,空旷的原野,被风吹的摇曳的树上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的闷叫声。害怕的我真想大叫几声驱逐寂寞而又一声也不敢吭,生怕狼或者鬼被招来。

  当最后一堆红薯被装进筐里,我才能彻底松下最后一口气,疲惫而又轻松地跟着大人回家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刨红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