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少和牛二

  武大少和牛二

  有个人名叫武大少,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每天总是和一大群的朋友,找个地方吃吃东西,闲聊天下大事。

  他很喜欢结交朋友,而且都是属于有身份地位的人。

  有一天,武大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位白发老人,他对武大少说:“你虽然结识了许多达官贵人,可是你命中注定有位生死之交,所以,你应该赶快去找这个人,他名叫牛二。”

  武大少做了这个梦后,半信半疑的,因为,梦中那个白发老人,很像他已死去的大伯,只是大伯已死了这么久,怎么还会在他梦里出现呢?他还是试着问仆人及身边较亲密的朋友,可认识牛二这个人,可是他们都摇头说不认识。

  后来有个外地来的朋友告诉他,在西村有个猎人叫牛二。武大少听后,就决定拜访这位西村的牛二。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牛二的家,出来应门的正是牛二。武大少赶紧向牛二说明了来意:“我是邻村的人,名叫式大少,听说你是个打猎专家,特来拜访你,顺便想向你购买一些皮货。”

  武大少并没有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他,主要是想再进一步了解牛二这个人。

  憨厚的牛二,很高兴武大少来拜访他,拿出一些珍藏的上好皮货给武大少过目,还奉上茶点招待他。

  不停观察牛二的武大少,此时,对牛二产生了好感。他觉得牛二既老实又善良,的确不同于其他的朋友,因此,他决定交牛二这个朋友。

  他看见牛二家的经济环境并不好,于是就拿了一些银子给牛二,这个数目对有钱人而言并不算多,但是对贫穷人就是好几天的生活费了。

  牛二推辞了式大少的好意,虽然武大少指明这些钱是用来买皮货用的,但牛二还是只拿了皮货的钱,其余的全还给他。

  武大少以为这只是牛二不好意思才推辞的,所以,他硬是要牛二收下,牛二只好到房里去问母亲。

  一会儿,牛二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位老妇人,牛二尚未开口,老妇人先开口了:“你不要仗着自己有钱,就看不起我们穷人,平白无故的给我们这么多钱,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武大少知道他们母子误会了,可是,现在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反正,他此行的目的已达到了,干脆先离开这里吧!

  于是他收回了多余的钱,便向他们告辞了。

  接着好几天,武大少依旧常来找牛二买皮货。当然,他这次学乖了,除了付皮货的钱外,不再多给他钱。他的目的是希望多接近牛二,以便和他成为好朋友。

  而牛二本身对武大少并不讨厌,他觉得武大少这个人很够朋友,又讲义气,虽然他的企图不明,但牛二相信武大少是诚心对他的。

  这天,武大少睡觉时做了个梦,那个白发老人又出现了,他告诉武大少,他是阴间的善鬼,专门负责帮助善良的人,所以,他才会三番两次的在他梦里出现。

  如今,他的好友牛二即将遇到麻烦,无论如何,要把牛二救回来才可以。

  果然,有一天,武大少在家中正想邀牛二过来喝茶,门外的家仆急忙进来票报他:“老爷,不好了,那个住西村的牛二,在猎一只老虎时,和别人起了争执,一失手将另一个人杀了,现在人在街门里,恐怕难逃一死了。”

  武大少听了,立刻吩咐仆人带着二百两银子到街门去。其中一百两是向熟识的县太爷求情,求他网开一面。县大爷看在武大少的面子上,答应留牛二一条生路,但要死者家人同意不追究才行。

  那另一百两银子,就是要赔偿死者家属的,由子一百两的数目不算少,所以,对方立刻答应不告牛二,而牛二便因此检回了一条命。

  牛二能平安的回到家,母亲高兴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她知道这全是武大少帮的忙,便对牛二说:“本来我是怀疑武大少的用心,可是,如今人家救了你一条命,你可要找机会报答人家才是。”

  牛二是个忠厚的人,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条命是武大少给的,他同样会以性命来报答他。

  武大少有一次过生日,邀请了许多朋友到家里庆祝,牛二也是被邀的对象,而且是以上宾的身份受邀的。

  热闹了一晚上,许多人干脆就留在这里过夜,一时武大少家里的房间,间间客满,牛二则挤在武大少的房间里,另外,还有三个没有地方睡的仆人,也在武大少房里打地铺,武大少和牛二聊到很晚才睡,临睡前,牛二挂在墙上的一把猎刀突然从刀鞘里跳了出来,把武大少吓了一跳,牛二则是有些震惊的看着这把刀。

  “武大少,你这房里睡的都是些什么人?”

  “就是来前这些仆人了,一个是老长工,中间那个是长工的儿子,最左边的是新来的车夫,都是家里的人。”

  武大少被牛二问的有些莫名其妙。

  “我这把刀是把神刀,乃是我牛家祖传三代的,如果,它发现周围有居心不良的人时,立刻会弹出来通知主人譬戒,如今,它弹了出来,就表示在房间内有对你不忠心的仆人,你自己可要小心。

  武大少听了牛二的话,觉得很神奇,但他接受了牛二的忠告,小心防备这三个可疑的仆人。

  又过了几天,一天早晨,武大少听到仆人能报,据说,根仓里一下子少了好几包米,怀疑是有内贼把米根偷运出去卖了。

  武大少不一容许家里有这种事发生,于是他决定物底清查究竟是什么人做的。

  聪明的武大少突然想起,生日那晚牛二跟他说过的话。这么说,这三个人是嫌疑最大了。

  “大荣是个老长工,这种力气他一定没有,大荣伯的儿子小仔,这几天跟着帐房总管到各地去收帐了,应该也不会是他,看来,就是那个新来的车夫最有可能了。”

  武大少决定趁车夫阿明出去时,派人搜他的屋子。

  当天晚上,有位仆人来报告武大少搜查的结果。

  “什么?真的在他房里找到一小袋的米,看来真的是内贼做的,我一定要把他抓来问清楚。”

  等阿明回来后,马上就被其他的仆人扭到武大少的面前。

  “阿明,你是新来的车夫,什么没学到,就学到了偷家里的米,偷这些米又能让你获得什么好处?如果我没有冤枉你,明天起你就离开我家吧!”

  武大少很生气的训着阿明。

  外表看来憨厚的阿明,被他这么一训,竟难过的流下泪来。

  “老爷,请原谅我一时糊涂才听信了别人的谎言,这件事并非出自我愿,我是受别人利用的。东村一个地主,他曾经跟老爷您有过,便派我混进来,要把老爷家搞得天翻地覆。求老爷原谅我这一次,不要抓我去街门好好不好?”

  武大少本来坚持要把阿明抓到街门去,后来看他很诚实,而且也认了错,就不再追究了,只是遗失的米,则按月从他的工资中扣除。

  由于牛二帮了武大少一个大忙,武大少对牛二这个朋友更加看重了,两人的友谊一直维持到牛二死后,都不曾改变。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武大少和牛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