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画眉巧点鸳鸯谱

  铁画眉巧点鸳鸯谱

  张家庄有个媒婆名叫铁画眉。虽然已经50来岁了,却还描眉画眼、油头光亮,花枝招展。为了撮合一桩婚事,她那灵舌利嘴,死人也能让她说的翻身诈尸;泥胎菩萨也能被她说得下凡显圣。在十里八村,被她促成的大媒不计其数。尽管她的佣金价位不菲,却是生意不断。这不,赵庄的土财主赵老万主动找上门来了,要为儿子求门亲事。

  话说这赵老万,人到中年才喜得贵子。那千顷一根独苗,长到谈婚论嫁的年岁,老两口却是愁肠百结。为啥?因为儿子长相有缺陷,一味地埋怨老妈不该怀他吃了兔子肉,不然自己怎会长成兔子三瓣嘴?尽管长相不及格,依仗有钱,却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非要逼着父母给他娶个花容月貌的靓妹子。无奈之下,赵老万亲自光顾铁画眉的三宝殿,宁愿出大价钱,也要恳请媒婆成全儿子的好姻缘。这单生意尽管有难度,铁画眉却欣然受理,叫赵老万回家等消息。

  无独有偶。富家坨有个富老太,坐着颤悠悠的小轿也求上门来:要给自己的千金小姐找个主儿。条件是:宁愿不要彩礼,也要找个貌似潘安的美男子。只是,女儿长得有残疾——没鼻子。铁画眉心想:金配金,银配银,帅哥靓妹配姻缘。富老太的女儿嫁给赵老万的儿子正般配——一个没鼻子;一个是豁子嘴。但是,两家菲要对方貌美出众。铁画眉拍着脑门儿思忖片刻,主意有了,她对富老太说:“赵庄正好有个美男子。长得眉清目秀,面带福相;家境殷实。只是有点小毛病——‘嘴不严’。”富老太一听,喜不自禁。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心想:‘嘴不严’不就是说话嘴上没有把门儿的吗?年轻人信口开河爱说爱笑又有何妨?所以,富老太满口应承:只要长相好,女儿必满意。

  铁画眉送走了富老太,立马骑上小毛驴去见赵老万。说:目标有了。俗话说:保媒的全凭一张嘴,傻小子说成乖,丑闺女夸成美。这铁画眉说话却是有分寸,有些丑话她要说在前头,免得日后落埋怨。她说:“这姑娘面似桃花,柳眉杏眼,樱桃小口,心灵手巧。就是眼下‘没事儿’。”赵老万听得眉开眼笑。他明白:‘有事儿’就是怀孕的意思。黄花少女哪能‘有事儿’?等过了门很快就会“有事儿”的,何愁抱不上大孙子?为了先睹为快,赵老万提出要相看一番。但是,铁画眉却说:“人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哪能随便让人相看?这又不是隔山买老牛,我说的话还能有假?我看这样吧,等我把姑娘的照片拿过来,任你相看。满意了成亲,看不上就黄。”赵老万笑着点头同意了。

  铁画眉又去见富老太。把赵老万的想法学说了一番:人家要看照片定成败。这下富老太六神无主了,急得团团转。看照片,女儿没鼻子,岂不丢人现眼婚事告吹?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儿,哪敢揽瓷器?这铁画眉不仅能说会道巧舌如簧,而且办事滴水不漏。她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放心,我带姑娘去照相,保准露不了馅儿。”于是,在照相馆,由铁画眉一手导演、指挥,闺女梳洗打扮化了妆,手持一朵小红花贴近鼻子品芳香。‘咔嚓’一声,妥了——拍成的照片,鼻子被鲜花遮挡住,哪能见到庐山真面貌?您看看,这铁画眉还很懂得艺术性儿!

  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赵老万要看照片定成败。这富老太也想事先看看准女婿的美貌尊容,要求互相传看照片。自然,赵老万也是愁得团团转,儿子的尊容照成相片,对方一看,亲事非黄不可!但这铁画眉的艺术细胞就是充沛,她在照相馆里,又指挥摄影师导演了一幕‘障眼法’,给小伙拍的照片,那富老太看了老脸笑成了秋菊花。只见那小伙儿眉清目秀,正在座机前打电话,整个嘴巴都被话筒遮住了。两家相互看过照片——没鼻子的姑娘在闻花香;兔嘴巴的小伙儿打电话,一点破绽都没露。所以,两家皆大欢喜,很是满意,婚事就算妥了。自然,铁画眉的腰包又鼓了几分。

  雪堆里难埋死尸,纸里岂能包住火?两家都怕夜长梦多有变故,所以都想急着完婚。在铁画眉的精心策划下,过彩礼、付佣金,很快选择了黄道吉日。

  有人可能会问: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隐瞒哪能持久?一旦真相大白如何处置?其实,在旧社会,讲究的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扁担挑着走。只要‘圆了房’就是铁夫妻,哪能更改?所以,只要洞房夜一过,媒人就算完事大吉,哪能还管‘售后服务’?更没有“三包”之说!

  赵家的日子很殷实,结婚那天,那规模不必描述。且说新娘新郎好不容易盼到晚上入洞房。新郎官一掀新娘的‘盖头’,大吃一惊。盼着喜鹊登枝,却飞来了一只黑乌鸦!新娘的鼻子哪去了?新娘见到新郎官的“兔嘴巴”,也是大失所望,气得七窍生烟。本想嫁个貌似潘安的美男子,却是个丑陋不堪的猪八戒!顿时,两个人都感到上当受了骗,唇枪舌剑地互相指责吵起来。新娘又气又恨又悔,哭哭啼啼独自摸黑回了娘家......

  两家都气不过,都想讨个公道。于是来到县衙击鼓告状。县官把三方传唤到案,跪在大堂上开庭审理。那赵家父子,异口同声,谴责铁画眉伙同富家母女,把个没鼻子的残疾女,以次充好。造假骗婚。县官瞥了一眼没有鼻子的残女,感到句句属实。把惊堂木一拍:“大胆媒婆。竟敢造假,诈骗钱财!还不从实招来?”

  那铁画眉抬起头,从容不迫回复道:“禀大人,小女子实属冤枉。这档亲事,没有丝毫藏掖之处。恐怕日后落埋怨,我已事先实话实说:姑娘面似桃花,柳眉杏眼,樱桃小口,心灵手巧。就是眼下‘没事儿’。”

  县官问原告:“赵老万,铁画眉是不是这麽说的?”

  “不错。一字不差。‘眼下没事儿’,不就是没有‘身孕’的意思吗?可是她隐瞒了鼻子缺陷。”赵老万满脸的怨愤。

  “铁画眉,你还有何狡辩?”

  “回禀晴天大老爷:小女子说的‘眼下没事儿’可不是那意思。眼睛下面是啥?就是鼻子。我说的眼下‘没事儿’,就是眼睛下面没鼻子呀!我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一点都没有隐瞒。他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县官又问第二原告。那富老太也是满腹的冤屈,说铁画眉伙同赵老万巧用照片隐瞒了事实真相。骗得女儿就范。诉求精神损害赔偿!

  铁画眉说:“小女子并无半点隐瞒。刚提媒,也是照本实发,说那赵家的小伙儿‘长得眉清目秀,面带福相;家境殷实。只是有点小毛病——‘嘴不严’。”

  县官问富老太是不是这麽说的?富老太说:“是这麽说的。那点小毛病我们不嫌。‘嘴不严’不就是说话嘴上没把门儿的信口开河吗?”

  铁画眉说:“‘嘴不严’,我指的是上唇腭裂,呲牙露齿,说话露风!这不是嘴巴不严实吗?请老爷当庭验证。”

  县官当场验看了赵老万的儿子,果然是呲牙露齿,一副兔嘴巴。

  至此,县官感慨万千:“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巧嘴画眉更有理。就是本官没有‘礼’!也罢,现在宣判:经过当堂辩论、陈述,本官已经查明了事实真相。所幸洞房没有入成,判你三方全都胜诉,当庭解除婚约。‘有钱能使鬼推磨’,全是银子惹的祸,罪在金钱!限三日之内,把彩礼、佣金等项,全部上缴县衙,将其押在死囚大牢,永世不得翻身!退堂!”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铁画眉巧点鸳鸯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