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玉轩

  琢玉轩

   北宋年间,在京城附近有一家玉器作坊叫琢玉轩。轩里新添了一名工匠林南生,他来的当天,老板就暴病殁了。因此,这老板娘一直认为林南生是个不吉利的人,打算把他赶走。林南生苦苦哀求,死活非要留下来,并声明不要工钱,贪财的老板娘便答应了。 其实,林南生此番留下来另有目的。二十多年前,林南生的父亲拿着祖传的一块春水玉请琢玉轩的工匠雕琢成玉器。可老板竟然起了黑心,私吞了美玉不说,还诬赖他讹诈,告到官府。知府大人收了贿赂,硬是将他活活打死。可怜那时林南生尚在襁褓之中,母亲只好带着他远避它乡。这次林南生留下,正是为了伺机报家仇,寻回美玉。 可现在仇人病死了,美玉在哪呢?林南生只好留下来慢慢打探了。 这天,工匠们正忙着干活儿,突然有人喊:老板娘来了啦!大家立刻感到非常紧张,因为老板娘对待下人可是出了名的严苛。果不其然,她开始挑剔工匠们的手艺,这个扣掉三钱银子的工钱,那个被罚重新返工,尤其是林南生,被老板娘骂得最惨。可人家都不要工钱了,她也没办法扣罚。最后,老板娘吩咐自己的丫头玉玢:你帮我盯着他干活,不许他吃饭! 待老板娘离开,玉玢便悄悄跑出去。没多久,她跑了回来,悄悄塞给林南生几个烧饼。 你吃吧,我不会告诉老板娘的。玉玢温柔地说道。望着她清亮的眸子,林南生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虽然玉玢告诉林南生可以休息一会儿,可是这个实在的小伙子接着干起活儿来,玉玢只好陪在一旁和他说说笑笑。林南生虽受了罚,却开心极了。 此后,玉玢经常找机会来玉坊看林南生。有时偷着给他带双绣花鞋垫,有时送一包好吃的点心,有时就留下来陪他聊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 这天,玉玢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包,打开六七层布之后,林南生看到了一块柔暖清亮的美玉。玉玢说道:我一直希望把这块玉雕琢成精美的玉器,你的手艺这么好,干脆帮我完成心愿吧。林南生爽快地答应了。晚上,林南生举起玉细看,顿时变了脸色。母亲曾告诉过他,祖传的玉对着灯光看,隐隐可见天然的林字。而玉玢给他的玉,正是如此。这玉明明被老板强取豪夺,可现在为什么会落入一个小丫头手中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几番踌躇,林南生开始着手雕琢。他费尽苦心,终于把这块玉打造得美轮美奂。可是,当他打算把玉佩交给玉玢,同时将事情问个清楚的时候,玉玢却连着好几天没有来玉坊。林南生开始牵肠挂肚。 由于心不在蔫,刻刀戳伤林南生的手指,血染红了衣襟。他心想,糟糕,贴身藏着的那块玉也染上血了。就在这时,突然有家丁进来喊了一句:来几个人,抬下玉玢的棺材。 什么?难道玉玢遭遇了不测?林南生立刻冲了过去。在内堂的大厅里,玉玢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侧卧在地,早已经没了气息。 据老板娘说,玉玢偷了府里的东西,几经拷问后畏罪自杀,撞墙而亡。林南生瞧着心爱的人,内心痛如刀绞。他不相信玉玢交给自己的玉是偷来的。可是玉玢是当丫头的,又怎么会有这么值钱的玉呢?只是现在人已经死了,再多的秘密也问不出来了。 老板娘非常狠,让人立刻把棺材钉死封盖,并派人把她送回老家安葬。 家丁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想揽这个活儿。这玉玢可是横死的,万一化作厉鬼伤人可就不好了。老板娘正在发愁,林南生说道:我和玉玢姑娘是同乡,可以护送她回家。 老板娘连晚饭都没让林南生吃,就逼着他上了路。 林南生用木板车拖着棺材走出城外。想到心上人无端惨死,他痛彻心扉,觉得只有自己不停地走下去,才有可能减轻内心的痛楚。林南生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走了一天一夜之后,来到了河边。看到河水清澈无比,林南生想,玉玢的脸上残留了鲜血,不如用湿布拭去,让她干干净净地去另外一个世界。想到这里,林南生将板车拉到了河边。初升的朝阳照着河面,如万点碎金在水中跳跃,林南生用携带的木碗取了水。 回到车边,他吃力地卸掉一枚枚铁钉,把手都磨出血了。终于,掀开了棺盖。看到血迹斑斑的玉玢,林南生一边哭,一边用衣襟沾着水帮她擦洗。玉玢很快恢复了洁净,颜面如生。 林南生从怀中掏出那块浸了血的美玉,轻轻放入棺中,喃喃地说:咱们生不能结为夫妻,死后就让沾了我鲜血的玉陪着你走吧。在他心中,玉玢已是自己的妻子,所以即便这是他千辛万苦得到的祖传美玉,也愿意让它陪在心上人的身边。 当林南生再度来到水边,准备洗把脸的时候,却脚下一滑,跌入了河中。他拼命地挣扎,想要摆脱出水面,却感觉使不上劲。连日奔波的疲倦让他无法上浮,身体慢慢沉入水底。 突然,水中有个白影在他眼前闪过,竟然是玉玢的脸。不,自己不能死,不能扔下她不管,让她曝尸荒野。林南生开始奋力挣扎,同时他感觉好像有一只手拉住了自己,不断地引领他向上浮去。 当林南生爬上岸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原来停在河边的板车,不知何时滑到了岸边,而上面棺材的一头,竟滑进了水中。林南生奋力将板车拉到了大路上。 玉玢在里面不会有事吧?林南生再度掀开了棺木,让他感到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棺材里面倒是没有进水,可玉玢的一只胳膊居然是湿淋淋的。 林南生恍惚记起,刚才浮在自己身边的女子,依稀是玉玢的容颜。难道她没有死?还救了自己? 当林南生满怀希望地去摸玉玢的手腕时,依旧没有脉搏。不过,她的手似乎有了体温,变得柔软起来。 林南生心中竟存一丝奢望,也许玉玢还能活过来呢!于是,他不再盖上棺盖,反倒把自己的衣服披在玉玢的身上。他拖着板车继续往前走去,路上一边走,一边同车上的玉玢说话,似乎玉玢仍旧活着一般。 当林南生把玉玢送到家时,她的族人居然不让他进门。他们说,这个女孩子是横死的,又没有出嫁,不能葬到祖坟里,只能扔到乱葬岗上。玉玢的父母已经不在世了,所以根本没有人为她说话。 林南生可舍不得把玉玢扔在乱葬岗。他听说附近的红山寺风水不错,寺庙后面就是坟地,不如求求寺庙里的老主持,把玉玢葬在那里。 几天后,林南生吃力地拖着棺材来到红山寺,说明来意时,寺庙的老主持朝他身后望了一眼,纳闷地说:你的身后明明是活着的女子,怎么说她死了? 林南生一回头,玉玢正端坐在板车上对他微笑,他兴奋地一把将玉玢抱下来。林南生急忙向主持表示感谢。老主持微笑道:别谢我,是这位女子身上的通灵之玉——春水留魂玉救了她,让她留住魂魄,起死回生啊! 林南生问及此玉的来历,玉玢笑了,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玉玢是琢玉轩老板的私生女。当初,老板把她送人,待其长大之后,又接回了身边。因为老板非常喜欢这个女儿,去世前便将春水留魂玉给玉玢作纪念。没成想老板娘事后得知,便诬陷她偷玉。玉玢怕此事连累林南生,便咬紧牙关不从。老板娘气极败坏之下,按着她的头使劲向墙壁上撞去,致其失血过多而亡。 待玉玢得知这玉本是林南生的传家之宝,且自己父亲竟是林南生的仇人,她极度痛苦。心想,也许自己的死将会了结这段仇怨,转身欲跳崖自尽谢罪。这仇恨与你无关。你不是还在水中救了我一命吗?这恩怨也算是完结了。林南生紧紧抱住了玉玢,说道,这玉引起了血海深仇,却又让我俩相爱,还救了你的性命。玉是好玉,只与人的善恶信念有关,而与它无关。我现在有你就知足了,就让它留在寺庙帮助更多的人吧。 玉玢靠在林南生温暖的怀抱里,幸福地点了点头。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琢玉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