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县官

  灯笼县官 div>

灯笼赵姓赵,叫赵德亮,武清县城关镇人。因为他开了一个灯笼铺,灯笼做得又特别好,人们就送他一个外号叫“灯笼赵”。

  

?

  

灯笼赵卖灯笼很特殊,别人开的灯笼铺都是先做好一大堆灯笼,挂在那儿一个一个卖,灯笼赵卖灯笼却不在铺子里挂一盏灯笼,谁要是想买灯笼,得先跟他订,而且要先付钱。即使这样,灯笼赵每天的活都忙不过来。他的灯笼做得真好啊,又好看又实用。正因如此,灯笼赵就定了一个规矩,每天只做3盏灯笼,多一盏都不做。3盏灯笼订满,谁再来订灯笼,只能往后排了。

  

?

  

这天,灯笼赵正在铺子里做灯笼,一个衙役走了进来,往柜台前一站,扯着嗓子就喊:“灯笼赵,你马上给县衙做一盏大宫灯,要五福捧寿的,灯笼做得越大越好,3天之后拿到县衙去。”灯笼赵看看衙役,说:“一个月的活我已经排满了,你们要做等着下个月吧。”衙役一听,瞪起了眼睛,“什么?下个月?下个月黄花菜都凉了!我告诉你,这可是公差,你要是误了时辰,大爷我可把你锁起来!”灯笼赵白眼一翻,“你把我锁起来我也做不了,我做买卖讲个信字,别人订好的活我不能给人家往后推。”衙役急了,掏出锁链子就套住了灯笼赵的脖子,“嘿,你还跟我嘴硬,走,跟我见县太爷去!”

  

?

  

灯笼赵被衙役抓到县衙,押上大堂,县太爷常寿会正坐在大堂上跷着二郎腿喝茶,衙役跟常寿会把情况一说,常寿会就急了,坐到案桌上拿起惊堂木“啪”地一摔,“大胆!本县的公差你也敢拖延时间?你吃饭的家伙不想要了?”灯笼赵脖子一梗,“大老爷,就算您给我派的是公差,那也得讲个先来后到啊,我都收了人家钱了,不按时给人家把灯笼做出来,那不是不讲信用吗?”常寿会把眼一瞪,“我管你讲不讲信用,本县让你做的灯笼你马上就得做,再过3天,本县要进京给老佛爷拜寿。今年是老佛爷60大寿,州城府县都要向老佛爷进献一盏寿灯,谁的灯做得好,老佛爷有赏,谁的灯做得不好,谁的脑袋就没了。你说,你要是让我的脑袋没了,我还能让你有脑袋吗?”

  

?

  

常寿会本以为这么一说,灯笼赵就得乖乖回去做灯,谁知灯笼赵是个死爹哭妈的拧丧种。他把脸一扬,“大老爷,要这么说,您赶紧把我砍了吧,我宁肯掉脑袋,也绝不能失信于主顾!”常寿会气坏了,往那一坐,浑身直哆嗦,“灯笼赵,你这是拒办公差,违抗老佛爷懿旨啊!我现在就把你关进死牢,让你好好想想,是做灯笼,还是掉脑袋!”说完,常寿会一摆手,衙役把灯笼赵押走了。

  

?

  

灯笼赵一走,师爷走到了常寿会身边,“大老爷,随随便便把灯笼赵关进大牢行吗?您给他定什么罪名啊?定罪名得让他画押呀,不画押这罪名也定不了啊。”常寿会把手一摆,“定什么罪名啊?把他跟几个死囚犯押在一起,吓唬吓唬他,我就不信他不怕死!”师爷想想,说:“那倒也是,可现在牢里的死囚只有一个女的,就是上个月上报刑部的那个,把灯笼赵跟那个女的关一起行吗?”常寿会说:“有什么不行的?又不是长期关着,让他看看那个女囚受刑后的惨样,不正能吓唬他吗?”师爷点头,“那好,我这就吩咐牢头照办。”说完,师爷转身走了。

  

?

  

天快黑的时候,牢头跑来见常寿会,说灯笼赵嚷嚷着要见县太爷,还说他不想死。常寿会一听乐了:“把他带上来,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

  

?

  

时间不长,衙役把灯笼赵带到了常寿会面前。这回灯笼赵老实了,往地上一跪,连连磕头,“大老爷,我知罪了,您放我回去吧,我马上给老佛爷做灯笼。”常寿会捋着胡子哈哈大笑:“好,你就做一个6丈6的五福捧寿灯,本官要让老佛爷高兴高兴。”灯笼赵一听,瞪大了眼睛,“啊?6丈6?那么大呀?”常寿会沉了脸,“怎么?你不能做?”灯笼赵连忙点头,“能做,能做!”常寿会把手一摆,“那好,你马上回去做吧,两天之后我要看灯。”灯笼赵连连称是,磕完头爬起来走了。

  

?

  

回到家里,灯笼赵可就忙乎开了。先挨家挨户找那些订过灯的主顾,把钱退给人家,又跟人家好一通解释,说衙门里派了公差,不赶紧干就杀头,他实在是没办法。那些主顾都挺通情达理,让灯笼赵先办公差,他们是私事不着急。

  

?

  

打点好了主顾,灯笼赵开始研究那个五福捧寿灯。6丈6啊,那么大的灯笼怎么做呀,就算做出来,怎么往京城运啊?灯笼赵思来想去,有主意了,把灯笼做成活动的,往京城运零件,到了宫里再组装。

  

?

  

灯笼赵忙了两天两夜,终于把大灯笼的各个部件做好了。常寿会上门察看,灯笼赵指着地上的零部件说:“大老爷,灯笼已经做好,可是太大,没法运输,我得跟您一起进宫组装。”常寿会皱起了眉头,“你跟着进宫?那哪行啊?本官进宫级别都不够,要不是这次老佛爷特别召见,本官也进不了宫,你一个草民怎能进宫?”灯笼赵把手一摆,“那就没办法了,这么大的灯笼,我就是给您装上,您也没有那么大的车拉呀!”常寿会想了想,“那好吧,我马上给礼部写呈子,你就跟我一起进京,如果礼部让你进宫,你就跟着进去,到宫里去组装;如果不让你进宫,你就在宫外头装好,让礼部想办法把灯运进宫。”灯笼赵点头,“那也行。”常寿会看看地上的零部件,“那你也得先给我组装起来看看呀,我得瞧瞧这灯做得好不好啊。”灯笼赵一笑,“那好办,我这就给您组装。”

  

?

  

工夫不大,灯笼赵就把大灯笼组装好了。常寿会一看,那灯笼6丈6尺高,宽有9丈9,雪白透明的蚕丝纱蒙面,蚕丝纱后面是一圈红色的剪纸贴画,5个童子捧着一个大寿桃,栩栩如生。看完之后,常寿会连连点头,“好,这灯笼可称灯笼王了,送到宫里,老佛爷一定喜欢。老佛爷要是赏了本官,本官也会好好赏你!”灯笼赵连忙谢恩,谢完了说:“大老爷,这灯笼要是挂起来,点上3丈3的大蜡烛,五福捧寿图还能转呢。”常寿会一听,眼珠子又瞪大了,“是吗?那赶紧给本官试试看。”灯笼赵摇摇头,“大老爷,我这里没有那么高的杆子,也没有那么大的蜡烛呀,这灯笼只能到宫里再挂。”常寿会一想也是,便说:“那你可得保证五福捧寿图能转,要不然你和本官可都是欺君之罪,进了宫可就出不来了。”灯笼赵说:“大老爷,您就放心吧,我说能转,肯定能转,到时候您就等着老佛爷赏吧!”常寿会笑了,“好,你把灯笼拆了吧,我们明天就把灯笼运进京。”

  

?

  

这一天,常寿会带着灯笼赵来到了京城。经礼部允许,灯笼赵可以随常寿会一起进宫。慈禧太后早就得到报告,说武清县送来一个大灯笼,她早早地就把百官召到了后花园,要先让大伙看看这个大灯笼到底什么样儿。

  

?

  

秉礼太监领着常寿会和灯笼赵见过慈禧之后,慈禧命灯笼赵马上组装灯笼。灯笼装好了,灯笼赵又让太监搭了一个15丈高的架子,把一根3丈3的大蜡烛放到灯笼里点着,然后用滑轮把灯笼挂到架子上。

  

?

  

夜幕降临,慈禧太后往凤辇上一坐,抬头一看这灯笼,好家伙,真够大呀,就跟从天上吊下来一样。看着看着,灯笼里的五福捧寿图转了起来,慈禧更高兴了,问灯笼赵:“猴崽子,这灯笼里的画怎么会转?”灯笼赵连忙跪倒,“启禀老佛爷,这灯里的大蜡烛一点着,灯里的空气就少了,灯底下的空气就得往灯里走,灯笼里就有风了,是风带动了灯里的机关,让画转了起来。”慈禧一听,大喜,“好,好手艺,赏!”灯笼赵谢过之后,退到一边,慈禧接着看,看着看着,五福捧寿图变了,变成了一幅县官审案图,那县官长得跟常寿会一模一样。在图上,常寿会收了一个公子的银子,把一个妇女打得皮开肉绽,最后把那个妇女打入死牢。慈禧看罢,皱起了眉头,指着灯笼问:“这是怎么回事儿?”常寿会早就吓得体似筛糠了,哪还说得出话,灯笼赵却是不慌不忙,跪在慈禧面前,“老佛爷,这是草民县内的一起冤案呢,还请老佛爷为百姓做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状子,顶在了头上。太监一看,上去就把灯笼赵按住了,“你这刁民!敢到老佛爷面前来告状,真是反了!”说着,就要把灯笼赵拖走。慈禧一看,连忙摆手,“慢着!今天哀家高兴,念在他给哀家献灯有功,不要为难他了,快把他的状子呈上来,哀家看看!”

  

?

  

慈禧太后心眼是不好,可她也有发善心的时候。今天慈禧就发了善心,想看看这个冤案到底冤在哪里。灯笼赵呈上状子,慈禧一看,明白了。原来武清县有一个叫柳英姑的女人,长得如花似玉,嫁给卖豆腐的张二为妻。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谁知邻居李财主的公子李龙看上了柳英姑。李龙用金钱收买柳英姑,想把柳英姑占为己有,可柳英姑不答应。李龙就到柳英姑家找张二喝酒,暗中在菜里下了毒,毒死了张二。李龙威胁柳英姑,如果柳英姑答应与他苟且,他就到官府走动,说张二是暴病而死,如果柳英姑不答应,李龙就告柳英姑谋害亲夫。柳英姑大骂李龙是个畜生,跑到县衙让常寿会明断。谁知李龙早就买通了常寿会,常寿会不但没办李龙的罪,反给柳英姑定了个谋害亲夫之罪,打入死牢,上报刑部,秋后问斩。

  

?

  

看完状纸,慈禧把状纸扔给了常寿会,“常大人,你看看这状子写得是不是真的?”常寿会正在那哆嗦呢,哪还接得住状纸?连忙跪倒,“老佛爷,不是,不是真的。”慈禧急了,“好你个猴崽子,连看都不看就说不是真的,分明心里有鬼,赶快把这案子如实向哀家报来!”常寿会吓得连话都说不整齐了,哪还说得了案子:“老,老佛爷,这这这,我我我……”慈禧气坏了,问身边的吏部官员:“这猴崽子叫什么?”吏部官员说:“他叫常寿会,武清县知县。”慈禧一听,把手一摆,“来人呐,把这猴崽子拖下去砍了!”太监一听,二话不说,把常寿会拖下去就把脑袋剁下来了。太监回来报告,慈禧长出了一口气:“他叫常受贿,黑钱一定收得不少啊,他办的案子一定是冤案,错不了!”说完,慈禧让刑部把柳英姑的案子发回重审,封灯笼赵为武清知县,回去立刻办理此案,办完之后向她回报。

  

?

  

灯笼赵本想不答应,可受人之托,就得帮人帮到底呀,他磕头谢恩,先应了知县的差事。原来,灯笼赵被常寿会关到大牢里,就和柳英姑关在一起,柳英姑向他哭诉冤情,求他出去为自己申冤。灯笼赵觉得常寿会实在太可气,就答应了柳英姑。正因为要为柳英姑申冤,灯笼赵才同意给常寿会做灯笼,目的就是趁机进京,在老佛爷面前告御状。也活该常寿会起了这个倒霉名字,慈禧都没细问就把他宰了。

  

?

  

回去之后,灯笼赵到县衙上任,给柳英姑翻了案,抓了李龙,打入死牢。他写完呈子报到刑部,想辞职不干,县城百姓不干了,说灯笼赵既然被老佛爷封了县官,那就好好干吧,灯笼赵讲信用,当县官一定错不了!灯笼赵一看,民心难违,那就干吧。平时在县衙里当官审案,业余时间还给主顾做灯笼。一连干了十几年,老百姓都说这灯笼县官真不错,打着灯笼都难找!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灯笼县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