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口传奇

  大堂口传奇

  莱城东北方向三十里之外有座远近闻名的大山叫夹岭,夹岭里有一峪道,峪道里有个地方叫大堂口。大堂口曾经发生过悲壮传奇的故事,虽然已经过去几百年,但一直在老辈人中传唱。

  去过夹岭的人都知道,夹岭悬崖峭壁,险峻可憎,荆棘丛生,林木茂盛。早些年山上根本不像现在这样宽阔的柏油路把山两端连接起来,人们要想走到山的对面只有经过一峪道。这条峪道七上八下,从山这边朝着正北方向走到最高处是七里路,就此转折一直往东北方向来到山脚下还要走上八里才能走出大山。道路细长狭窄且崎岖难攀。虽是这样,但好歹这条道才使山两边的人们互通信息交流来往。细长归细长,狭窄归狭窄,然而峪道上也有平坦宽阔的地方。在峪道的最高点也就是七上八下的转弯处东侧,就有这么一块能够容纳几十人休息的较大平地,就像细长的蔓茎上结出了一个硕大果实紧紧地挂在道的旁边。平地正上方还兀凸而立一大巨石,巨石大约长五米,宽三米,高一米,巨石上方的右侧正立着像官府大印的一尊圆柱石。巨石的后面一年四季流水潺潺,水当流到此地时,由于水来石挡,水就此一分为二,从它身边悄悄经过后合二为一。可见大堂口是由于山上多处沟岔的甘洌泉水与雨水聚集成河经过千年万月冲积形成的天然小小平原。小小平原——长方形巨石——像官印的圆柱石,像极了县衙审判案件的大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大堂口,悲壮传奇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

  相传,前清年间由于天旱蝗灾,安徽一带三年无收,人民饥寒交迫,大都离乡背井,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到外地逃荒要饭。其中有一对尚姓母子,当时母亲五十多岁,儿子十二、三岁。尚姓母子一路北上,沿路乞讨,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不知走了多少路程,终于来到我们山东。那时,我们山东也好不了多少,走到那里那里也是荒凉,走到那里那里也是饥寒交迫,那能有母子要饱饭的地方。这一天,她们母子继续北上,踉踉跄跄来到夹岭,顺着崎岖狭窄的峪道前行,由于多日奔波,身患重病的母亲走到大堂口时再也坚持不下去,躺在地上呻吟,豆大汗珠不断地打在地上,痛苦的样子无法形容。看到母亲痛苦的样子儿子哭天喊地,然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有围着母亲团团只转,眼睁睁看着母亲离开这个世界。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有什么办法,儿子只有自己动手,在大堂口的平地上一把土一把土地掘了起来,他要掘个坑安葬过世的母亲。他一边掘土,一边哭诉着母亲的苦难人生,自己三岁丧父,母亲体弱多病,但母亲又当爹又当妈,寒暑来往,乞讨人生,顽强地支撑起这个家。泪水含着汗水,风声裹着哭声,终于把坑掘好。可是衣衫褴褛遮不住母亲遗体怎好掩埋,幸好,正路过前坡村一放羊的老者,老者非常同情落难的这个未成年孩子和过世的母亲,立即将随身携带防雨的蓑衣裹住母亲遗体,就这样两人动手将老太太尸体草草掩埋。尚家孩子想来思去,走到那里那里也没有容纳自己的地方,他千恩万谢告别放羊老人,在母亲坟前三跪六拜后,哭着离开大堂口,一路乞讨回到自己的家乡。

  回到自己家乡的尚家孩子,给大户人家开始放牛放羊。放牧的路上必经一家学堂,每当这时天生聪慧的他总在教室外面听先生讲课,听学生书声朗朗。有一次先生让自己的学生背诵前一天传授的课文,十几个学生竟没一人能给背诵,正在此时尚家孩子情不自禁的把课文完整流利地背诵下来。听到声音的老师非常惊讶,急匆匆来到室外,看到的竟是个放羊的小孩,经打听知道小孩的身世后,立即将他收留了下来。老师讲的用心,尚家孩子学得认真,生活上并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他。几年下来,乡试、殿试,一路无阻,最后被皇帝册封为京城三品大员。

  达官厚禄的京城三品大员时时怀念自己的母亲,每当重大节日总是骑着高头大马携带随从千里迢迢来到大堂口给母亲上坟拜土。就这样过去了几年,更加飞黄腾达的他决定要把自己的母亲迁回安徽老家和父亲合葬。省府大人知道此事,立即用整齐有序的大理石铺就陡峭难攀的路,迎接京城三品大员的到来。清明时节,京城三品大员带领迁坟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母亲坟茔面前,三跪六拜,烧纸燎香,隆重齐全的迁坟仪式过后,便轻轻打开母亲的坟茔。说也蹊跷,正在此时轰隆一声巨响,只见巨石滚动,站立在巨石上的圆柱石突然摔在一边,好象怀抱孩子的母亲突然跌倒,将自己的孩子摔出几米之外。再看母亲遗体,活灵活现,比活着的时候还要清秀,裹在母亲遗体上的蓑衣扣结竟还生根发芽,无数金颜银色的草根围着母亲遗体,好象蟒袍玉带,母亲的遗体就像安放在水晶玻璃一般。随同还发现,好多的蓑衣扣结才仅仅烂掉一个。眼前的一幕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竟让这个京城三品大员昏倒在地,这可吓坏了随从,立即千呼万唤才使主人醒了过来。此时的京城三品大员已六神无主,没有主意,幸亏心腹提醒,才将母亲的坟茔恢复原样,打道回到京城。

  回到京城的三品大员,打开母亲坟茔的瞬间场景天天萦绕在自己脑际,饭吃不下,觉睡不着,身体每况俱下,工作难以胜任,皇帝知道此事后便将他搁置起来,再也没有重用。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听到大堂口传来马儿嘶鸣的声音,再也没有见到上坟拜土的新迹象。有人说,尚家占了好风水,上有流水潺潺,下有沃土肥地,名称更是成就尚家母子,堂是尚字身下一掊土,尚姓老人葬于此地后代自然飞黄腾达;也有人说,大堂变故,官印飞蹦,子孙仕途再也不会继续;还有人说,蓑衣扣结便是官宦本位,风水不破就要出像蓑衣扣结一样多的京城大官。现在我要说的是,藏魂于天然,纳灵于神工;天然造就宝地,神工诉说故事。故事里的事神奇迷离,故事就是故事。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堂口传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