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

  老幺

  老幺在家里排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兄弟父母都是农民也没什么文化就按出生的顺序取了名字老幺老二老三老四。

  就算是亲兄弟关系也难免会有亲疏远近老三老四早年出去闯荡也都有了家室只剩老幺跟老二三十多岁了还在打光棍。因此老幺和老二的关系特别好哥两个靠去工地上打工为生。老幺有点好吃懒做每次只要发工钱了他都要请假出去玩上几天而老二就比较节约发工钱了就拿去银行存起来。

  这天工地上没事做兄弟两就回家了。路过村口的时候老大说“老二啊你看地里的土豆长得怎么样晚上我们来弄点回去新鲜的土豆焖饭肯定很好吃。”老二一看土豆长势还不错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当天夜里兄弟两人就拿着锄头提着个篮子去到地里挖了一篮子回去。到家后老二说“哥你看你厨艺那么好要不这饭你去焖我去给你买瓶酒去”老幺听到有酒喝马上就说“兄弟你去吧饭交给我来做。”

  老二把酒买了回去老大的饭也做好了。老二看到饭只有小半盆就抱怨道“哥你怎么才整这么一小点都还不够我一个人吃”

  “不够你一个人吃那你敢不敢打个赌吃不完怎么办”

  “赌就赌谁怕谁啊”

  “那咱们就赌100块钱你要是吃完了我就给你一百块你要是吃不完你输给我一百块”

  “好哥我跟你赌”说完老二就去把咸菜、开水都准备好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也可能是老二太饿了又或者是老大焖的饭真的好吃不一会老二就把小半盆的饭吃完了。

  眼睁睁的看着老二把饭吃完了老幺这心里真不是滋味白忙活那么久不说还一口饭都没吃到更可气的是又输给了一百块给老二老幺心里就开始琢磨了起来?????

  老幺很不情愿的把那一百块钱递给老二还在嘴边嘀咕着“就这么点饭我也能吃完并且我不要咸菜更不喝水”

  老二想了想就说“哥那要不咱两再赌一次这次换我去做饭你来吃饭还是这么多你要是吃完了我就输给你300块钱。你要是吃不完你再给我100块。”

  老幺想这买卖划算啊他能吃完我也能吃完我吃完了倒还赢了他两百块钱。就对老二说“你去做反正饭不能比我做的多我就跟你赌”

  老二听完就去厨房开始捣鼓起来不一会就把焖好的饭抬到桌子上老大一看还没有刚才的多。就答应了老二的赌约一个人开始吃了起来。饭才一入口老幺就开始皱眉了“老二啊你这饭怎么不熟啊”

  “哥啊我这不是厨艺不好嘛再说这饭也没有刚才多啊”老二尴尬的笑着说。

  “好吧看你哥的我要把你那三百块赢过了”老幺信心满满的说。

  十多分钟老幺就吃了快一半过了一刻钟饭还有四分之一又过了一刻钟饭还是剩四分之一???

  “我说哥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认输吧”老二说。

  “我能行我能吃完你再等等看”

  眼看一个小时了饭还剩一小碗。老幺吃得打了还几个摆子最后只能认输了。

  “兄弟啊哥哥我不行了我实在吃不下去了钱我改天给你不行了我得去床上躺一会”

  老幺丢下筷子猛喝了几口水就跑去床上休息了。

  ??????

  第二天老二因为赢了两百块钱心情大好老早就起来去菜市场买了鸡、买了鱼回来。可是快八点了还不见老大起床老二心想坏了老幺该不会?????

  果不其然老二去到老幺床旁边只听老幺在一个劲的哼肚子疼。

  老二把家里的三轮车骑了出来把老幺背去车上直奔县医院。去到医院挂号、诊断、缴费??????

  “先生请缴费428元。”

  “428块怎么会那么贵”

  “这是三天的针水还有药平均一天也就100多块钱不贵”

  老二只有钱交了让老幺一个人打着点滴。又跑去工地上干活了“原本想着赢两百钱没想到反而赔了三百多块进去”老二肠子都快悔青了。

  老幺打了三天吊针老二依然在工地上奔波。老幺病好了也回去工地上继续干活了。兄弟两谁也没提那一百块的事。

  眼看快到年底了老二也谈了个对象准备结婚了。老二就对老幺说“哥啊我也快结婚了你看你住在这里也不方便要不我给你八千块钱你把你那间房间让出来去咱家菜地里去盖个小房子。”

  “可以你帮哥哥把房子盖起来我就搬出去住”

  “那我只能给你一半的钱房子我来盖盖好了再给你四千块。”

  老幺心里盘算着“住哪里不是住搬出去有住的还有四千块钱”就答应了老二。

  老二也没有失约就在路边的菜地里用空心砖石棉瓦给老幺盖了一所小房子厨房。卧室全部都在里面。房子盖好了老幺就拿着四千块钱搬了进去。

  虽说建房子的占用的地是自家的可是村长不乐意了说那是违规建筑几次叫人来拆老幺每次见人来拆就睡在门口挡着。几番折腾下来村长也没辙了罚了老幺两千块钱允许老幺住那里还答应给老幺办个证。至于什么证老幺才不关心只要给他住就行。

  自从老幺一个人搬了进去就觉得倍感孤独以前还有老二陪着现在就孤家寡人的别提多难受了于是老幺也想去找个老婆。

  可是老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也没有媒人敢给老幺介绍对象老幺心想你们不给我介绍老子自己去找。

  思前想后的老幺倒觉得有那么个人选。名字叫做翠莲在菜市场的水果街卖水果的老幺隔三差五的就往她哪里跑每次买个一两斤水果。一来二去的两人也混熟了。老幺才知道翠莲还没有正式的结婚。本来以前订过婚的而就在结婚的前一天新郎官出车祸死了大家都觉得翠莲天生就是克夫命知情的男女老少基本都远离她甚至对她指指点点的。

  老幺倒是觉得无所谓这么个大美人能成为自己的妻子也不错那男人之所以出车祸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不能怪翠莲。所以老幺也是真心真意的想去跟翠莲相处老幺的真情也赢得了翠莲的芳心有时候收摊了翠莲还会跑去老幺那里住一晚。

  两人的关系也算确定了老幺也催着翠莲说尽快把婚事办一下。翠莲每次都说先赚钱等多赚一点钱再风风光光的办婚礼。

  这天老幺又催翠莲办婚礼的事情了翠莲说“幺哥你看我们俩现在都没有多少积蓄你打工也赚不了几个钱要不你跟我一起做生意吧你再拿点钱出来我们两个一起把生意做大赚更多的钱然后再置办婚礼。”

  老幺心想“是啊工地打工一天到晚苦死累活的才一百块钱还不如跟翠莲一起做生意。”

  “翠莲啊我这里倒是还有几千块钱我们还是去做水果生意吗”

  “幺哥肯定是做水果生意啊卖水果利润空间大比你打工强。”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做”

  “就现在做啊”说着双手就缠上了老幺的脖子?????

  一夜缠绵第二天一大早的翠莲就把老幺叫醒了。

  “幺哥我去城里叫张车来把你这里的东西拉进城去搬去城里咱们更好做生意”

  老幺想着马上就是做生意的老板了兴奋得不得了“翠莲你去叫车吧我先在家收拾收拾东西。”

  翠莲起床梳洗打扮一番就进城去了老幺也把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西服穿上新的解放军胶鞋穿上东西收拾好就去村口等着了。

  “老幺啊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穿那么帅气”村里的王二狗问。

  “不帅不帅我只是准备去跟我媳妇一起去做生意”老幺笑呵呵的回答说。

  “哎呀原来是要变大老板啦以后可得常回来看看我们啊你家媳妇真了不得女中豪杰啊。”村口的李大婶说着还对老幺竖起了大拇指。

  老幺这一刻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想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当老板也更加觉得翠莲是颗福星了。不过老幺还是一副很有派头的样子摇摇手“李婶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这时翠莲也叫着一张小货车来到了村口老幺爬上车去车子开到了家门口。两人一起去提东西了。

  “幺哥怎么筷子你不收啊”翠莲指着桌子上的几双筷子问。

  “几双筷子而已嘛从新买就是了。”老幺满不在乎的说。

  “买不要钱啊能用就将就着点用咯”翠莲说着就去收拾筷子去了。

  老幺这一刻对翠莲是非常非常的满意这样一个会过持家过日子的女人老幺是越看越喜欢。东西都收拾完了翠莲问“幺哥东西都收拾好了钱带了吗可别弄丢咯”

  “翠莲你就放心吧钱在枕头里我打包好了就在那条编织袋里面。”老幺还顺势指了指车兜里面的编织袋。

  “在就好幺哥你去坐前面嘛我坐在车兜里”

  “怎么能让你做车兜你去跟司机坐前面我来车兜里。”

  就这样老幺坐在车兜里朝着县城的方向出发了。快要到城里了翠莲说“幺哥前面那个环岛有交警这种小货车只能拉两个人你先下来我们过去了在路边等你”

  老幺觉得这个老婆找得太值得了做事情考得很周全。跳下车来吹着口哨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可这越走越不对劲这路边拿还有小货车啊老幺气喘吁吁的跑了好长一段路还是没有看到翠莲跟小货车。

  “他奶奶的上了这个贼婆娘的当了”老幺这才反应了过来忍不住骂了一声。可是路边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啊还得回去呀伸手摸一摸口袋比脸都干净也只能走回去了。

  老幺又累又饿的走到了村口又遇到了李大婶。

  “我说老幺啊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啦”李大婶问。

  “李婶你别提了我被那贼婆娘骗了”老幺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就说嘛那狐狸精不是什么好人又是克夫命还在外面偷汉子而且卖的水果啊都是过期的上次我吃了还拉肚子?????”李大婶满脸鄙视的说。

  老幺现在可没精神听李婶唠叨了一个人回到了空荡荡的小房子。

  再怎么难过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啊老幺又回到了工地上。

  刚到工地的第二天施工的架子倒塌了好几个工人从架子上面摔了下来老幺就是其中的一个包工头当时就傻眼了不过马上就镇定了下来。

  “快快快打120先把受伤的工友送去医院钱不够没关系。我先垫着”

  大家都觉得这工头特别仗义一到医院就每人先交了一千块钱。还安慰受伤的工友好好在医院养伤。老幺就跟其他几个受伤的工友安心的在医院住了下来。可是第二天针水就停了一问护士才知道没人来交医药费。大家都傻眼了打工头的电话关机了一打听才知道工头连夜的就跑路了

  几个受伤轻微的工友第二天就离开了医院。可是老幺伤的比较重骨折了脚上要做手术骨头要用钢板固定起来。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老幺现在身无分文的只得把情况告诉了年迈的老母亲。

  老幺的母亲把兄弟三人召集在一起让每人拿出四千块钱交给老幺坐手术。当晚就凑了一万二老四说“我明天要进城去这钱我给大哥带过去吧。”

  老四当晚就把钱拿走了第二天老四带着钱就进城去了。回来的时候却告诉大家一个五雷轰顶的消息“钱在车上被人偷了”

  可是术不可能不做啊但是没钱也是不行的。老幺的母亲又把兄弟三家召集在一起“你们大哥做手术的钱被偷了但是手术不做不行我这里是三千块我的棺材本我先凑数来你们三兄弟一人再凑三千出来。”

  “凭什么让我们凑钱是老四弄丢的叫老四赔”老三家的媳妇不乐意了。

  老二说“话不能这么说你看妈都凑出来了咱们就听妈的吧一人再凑三千出来这次让咱妈带过去”

  手术费凑够了老幺的手术也还算顺利。只是腿不能太用力换句话来说老幺不可能再去工地上打工了。

  兄弟三人都有一门手艺基本生活不成问题。老幺没了生活来源兄弟三人都把自己的土地分给了老幺让老幺靠收租过日子。每个月也能收两千多块钱那些土地是被人家承包了栽种蓝莓的。

  老幺的腿也好了但是工地也去不了了。每天就去城里喝喝茶并且都要去菜市场的水果街看一看至于是去找翠莲再续情缘呢还是去找翠莲要钱的呢只有老幺自己清楚又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