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之情缘

  舅舅之情缘

  舅舅从小家境贫寒,外婆总共生育了12个孩子,存活的仅有舅舅及他的2个姐姐。因为孩子接二连三地面世,外婆生怕难以养活这些孩子,因此2个女孩先后送给别人家去当童养媳,另外还为舅舅找了寄养人家以图他能顺利长大。再后来,舅舅的小姐姐、也就是我现在的岳母在当时所谓的婆家遭遇极差,外婆于心不忍之下又将小女儿接回到自家。而大女儿则始终没能回到自家生活,以至于过后很长时间,她对于母亲心存怨恨。

  我的岳母很早就开始承担养家的重任,在我们外公早年去世之后,岳母协助外婆义无反顾地支撑起整个家庭。1953年,刚刚度过18周岁生日的岳母就报名参加了地方工作,很快就出任妇女主任。尽管她收入微薄,但也能帮助外婆养家糊口,舅舅也因此能够得以上学读书。1956年,岳母的大女儿——我现在的妻子余洲出生,外婆就辞去工作、以便悉心照料余洲。

  当我的岳父、岳母携家调往浙江绍兴工作,没有经济来源的外婆就结伴到了绍兴,舅舅当然也就一起到了绍兴上学。从赣州转到绍兴时,余洲的大弟弟海州已经出生了。而余洲的妹妹兴洲则是在绍兴出生的。

  舅舅高中毕业正在等待工作的那段时间里,他就帮助我的岳母带着兴洲。舅舅不管干什么或走到哪里,都会把兴洲背在身后。有时候舅舅到井台边洗衣服,经过的路人常有议论发出:“你们看啊,这小伙子的老婆也忒厉害了!老公到井边洗衣服还被逼背着孩子。”舅舅也不解释,只对那些个误解充耳不闻。

  日久生情,小兴洲对舅舅也就十分依赖。舅舅参加工作离开绍兴后,无论是谁带着兴洲,兴洲虽说还不会讲话,但她总是哭着闹着要找舅舅。家人再三解释劝导:“舅舅工作去了,已经离开这里很远了。”兴洲就将小手一直指向院子的东南方向,那个方位有一家是舅舅的同学,舅舅闲暇时经常会带着兴洲过去唠嗑……

  舅舅转战去了云南工作,但还是谨遵母命与赣州农村姑娘结了婚。由于外婆那时已经到了浙江与我的岳父岳母共同生活,生了大女儿丽红又没有家人照顾的舅妈就带着丽红一起到我的岳父岳母家生活了一年之久,直至舅舅调回赣州并将外婆也接回赣州老家为止。舅舅第二个孩子——大儿子波波出生,由于舅妈没有工作,他们就将波波送到浙江我的岳父岳母身边。波波从1岁到13岁,都在我的岳父母家中度过,时至今日波波还称呼我的岳父母——其实是他的姑姑、姑父为“爸爸”、“妈妈”,叫得一点也不比他的亲生父母生分。

  3年自然灾害期间,由小姐姐供养的的舅舅还在赣州读初中,但他的爱心已经初露端倪。看见同学之中还有经济条件更差的,舅舅就把自己的饭菜票全部贡献给那位家境窘迫的同学,自己则坚持每顿饭都到家里去吃。

  时过境迁,当舅舅牵挂着家中妻儿老小、想从云南调回赣州的节骨眼上,原先他资助过的同学已经在位于赣州的江西冶金学院从事管理工作。由于有内线呼应,舅舅就被江西冶金学院接纳,终于如愿以偿回到母亲和妻儿身边。

  舅舅从云南的保密单位调到学校工作,薪酬待遇自然有所折扣,这也是没有办法两全其美的事情。然而,舅舅的孩子相继出生,接连有了两男两女4个子女。舅妈是农村户口在城里无法找到工作,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现实问题啊!再由于舅妈及孩子等人都在城里,乡下的自留田地早就没法去打理了。因此,他们平时吃不起荤菜,就连蔬菜也都是专挑落市的便宜货。

  仅仅舅舅1人在大学里那点收入实在难以维系1家7口的生计,舅妈情急之下就到舅舅所在的学校门口出摊做起了自产自销的饭菜供应小生意。据了解,舅妈的这个创举,是开了赣州乃至国内城市快餐行当先河的。这是戏谑之话,暂且略过不表。

  话说舅妈当时供应的饭菜较之大学食堂的即便宜又可口,很快就使食堂的供应量急剧下降。于是就有铁面人物叫唤着:“必须坚决取缔!”好在舅舅在学校人缘不错,又有体恤民情的部门领导善于沟通疏导说:“倒不如请那饭菜做得好且卖得便宜的阿姨到学校食堂来做帮工好了!”舅妈就是在这样的情势下才得以进入江西冶金学院的食堂做了一名临时工。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舅舅之情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