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墓葬“蓼儿洼”

  宋江墓葬“蓼儿洼” v>

  美丽的白马湖源远流长,孕育出多少个传说和史实。笔者在采风中得知,过去,白马湖水位低浅,露着一洼两荡三滩和九十九个大大小小土墩子。其中一洼就是蓼儿洼,因长满蓼草而得名。然而,它竟然同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血脉相连。相传,施耐庵不满官场黑暗,弃官浪迹天涯,漫游山东、河南、江苏等地;深感时政衰败,隐居不出,作《水浒传》,寄托心意。一日,与施耐庵同榜中进士的刘伯温视察洪泽湖有兴,特邀施耐庵游玩。施耐庵乘船经过白马湖,行至蓼儿洼时,看到蓼儿洼水清草绿,水边蓼草丛生,盛开着白花红花,十分迷人。那打鱼人,水性大,扎个猛子,能逮条大鲤鱼。施耐庵大加赞赏。然而船家不以为然地说:这太平常了,我们阮家桥(在湖的南头,原属楚州,现归洪泽县)的兄弟们在水上都有两下子。说着大声一呼,召来三四条打鱼船,当即表演起来。只见两个汉子翻筋斗钻入水中,忽又跃出水面,每人都抓一条大青鱼。说时迟,那时快,船上汉子飞叉如离弦之箭,直捣水中汉子的手中鱼。经过三四个回合惊险争夺,船公得了一条……,施耐庵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兴奋得拍手叫好。船家还讲,他的两个哥哥水上功夫更大,因杀了鱼霸而投义军去了。阮家兄弟水上的功夫了得,给施耐庵印象很深,启发很大,于是,把这写进了小说中,阮家兄弟便成了小说中阮氏兄弟的原型;小说中不少水景水战都以蓼儿洼为参考。在小说第十九回还特地写阮小五唱出一首歌:打鱼一世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酷吏脏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再说,在写作的过程中,施耐庵查《宋史》得知:宋江在宋宣和年间犯江北,入楚……便几次来楚州搜集其资料,听说宋江在楚州做官时,视察民情到蓼儿洼,认为景色秀丽,风水很好,死后便安葬于此。于是,小说中就写了宋江被招安后,在楚州做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的官,然而朝廷的高俅等奸臣设计,在御酒中投毒,赐给宋江喝。宋江喝下后方知中了毒。这位死忠臣怕李逵会造反,就把在润州(今镇江)做官的李逵召来。《水浒传》第一百二十回,写有宋江对李逵说的一段话:兄弟,你休怪我,前日朝廷差大使,赐药酒与我服了,死在旦夕。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赐死无辜,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我死之后,恐怕你造反了,坏了我梁山泊替天行道忠义之名,因此请将你来,相见一面。昨日酒中已与了你慢药服了,回到润州必死。你死之后,可来此处,——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和你阴魂相居。李逵对宋江是崇拜得五体投地,他言听计从地喝下毒酒说:在世侍候哥哥,死后也做哥哥手下的一个小鬼。回润州死后,尸棺真运至蓼儿洼,葬在宋江墓旁。再说吴用做个梦:李逵、宋江托梦说死了。于是,他日夜兼程,赶到蓼儿洼,真见是宋江、李逵之墓,痛心疾首。这时,花荣也赶来了,两人是抱头痛哭一场,一同上吊在宋江坟前的一棵树上。后来被当地人埋在宋江墓旁。宋江死后安葬于蓼儿洼,合情合理,一是他看中了蓼儿洼,用小说中宋江的话说:蓼儿洼,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二是宋江在世是梁山泊首领,最后归宿于与梁山泊风景无异的蓼儿洼,合身得体。后来,黄河南徙夺淮,洪泽湖向东分洪,而东有大运河堤控阻,洪水便淹没了蓼儿洼,小湖荡扩展成白马湖。清咸丰年间,白马湖水比较稳定了,就再也看不到蓼儿洼和宋江等人坟墓了。不过,虽然蓼儿洼淹没了,宋江等人坟墓难寻了,但是,宋江等人墓葬白马湖中蓼儿洼的传说,仍在民间美谈着……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江墓葬“蓼儿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