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联招婿

  对对联招婿

  民国年间,朗州乡下的赵家村里有个铁匠叫赵青山,两口子膝下有一独生女儿叫宝翠,是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女,又读过书。宝翠十七岁这年,爹妈相中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想把她嫁出去,可宝翠不答应,说爹妈老了谁管,所以她想招个上门女婿。当爹妈的劝了几次,可女儿说什么也不应,青山两口子感动之余也只好依她。常言道:师徒如父子。青山和老伴一商量决定在四个徒弟中招一个女婿。宝翠也同意,可她同几个师兄感情都不错,也晓得师兄们都喜欢她,不想招一个伤了另外三个人的心。当爹的说那就由他挑,女儿也不同意。又怕落选的师兄说爹偏心,所以她想出一联,谁对上了就招谁。好办法!当爹的一高兴马上就把女儿招婿的事对徒弟们说了,但没说女儿如何挑,挑谁。喜得几个徒弟抓耳挠腮,谁不想当师父的乘龙快婿得个美人呀!这天,当爹的陪女儿去了铁匠铺,对徒弟们说宝翠要当着他们的面出一个上联,谁对得出来、对得好,就招谁当女婿。问徒弟们怎么样?徒弟们你看我我看你,只好同意。这时,宝翠见大师兄用钢钳夹住烧红了的铁块在铁墩上锤打,就问他打的是个什么东西,大师兄说是打的一把铲子。宝翠灵机一动就对众师兄出了上联:铁锤打铁铲铁打铁师兄们听了一惊!这一联说的就是他们干的这一行,可想了好一阵谁也没答出来。这样吧!宝翠说,我给师兄们三天时间,谁先对上了我招谁。如果对不上来我再出一联。说完就笑嘻嘻地走了。一晃三天过去了,几个师兄弟谁也没有对出来。因为师妹出的这一联很怪,八个字中有六个字是金字旁,要想对出来,除非下联的八个字中也要有六个字用上同一个什么旁,而且那联上的各个字之间又含有分工合作、团结互助的意思……这也太难了。恰好这一天,林家来了一老两少三个木匠,父子仨是赵青山请来维修房子的。林家的小楼房有几根檩条因长期漏雨朽了,要换新的。谁知,当几个小铁匠为答不出师妹出的上联愁眉苦脸时,老木匠的小儿子小木匠问他们出了啥事。大师兄就说出了师妹出联招婿的事。小木匠听了去问赵青山,他可不可以参加应对,赵青山说行。但小木匠却笑了笑说,可不可以先见一见他的女儿。宝翠在楼上听到这话就生气地出来了:你担心我是个丑八怪?小木匠一见宝翠眼睛就亮了:请姑娘出联吧!宝翠见小木匠一表人才,气也消了,心里一高兴就把那句让师兄们对的上联念了一遍。不料小木匠只看了一眼要修的楼房吟道:杉木修杉楼杉连杉好!赵青山高兴地一拍老木匠,对得好、对得好!老哥,看来俺闺女和你家小儿子有缘啊!哈……慢!不料宝翠连忙拦住了,他家是木匠,咱家是铁匠,小木匠能对出来这是巧合,不一定有真才。事不过三,如果我再出两联,他对出来了一切由爹做主。好!赵青山高兴地问小木匠:小哥意下如何?小木匠一笑:请姑娘出联吧!宝翠在走廊上边走边想,忽然看见了村外的一条河,灵机一动吟道:清溪潺潺浊河滚滚海涌浪呀!众人一惊,好联啊!溪水流到河里、河水流到海里,每一个字都沾水,这小木匠能对得出来吗?小木匠也吃了一惊,心想自己跟教私塾的爷爷学了几年作对子,难道今天要败在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孩子手里?可他一时又想不出如何应对,心里一急也学宝翠那样装作在思考的样子踱来踱去……这时,他瞥见了打铁间里的火炉,心里一动,叫了声有了,不禁脱口而出:灶炬灿灿炉焰炀炀灯燃烽小木匠吟完,楼下鸦雀无声,楼上的宝翠也愣了,看样子都在思考这副对联到底如何。小木匠!宝翠对那个小伙子说,算你对上了。但这是我家打铁的火炉启发了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本姑娘还有第三联呢!那你就出联吧!小木匠忐忑不安,不知宝翠又要出什么怪联。果然,随着一阵风过,楼边的枫树叶发出了响声,只见宝翠手掌一合叫了声:有了!东风西风南风北风,东南西北四季风,风送风风迎风,风送风迎天地变啊!众人大吃一惊!这么长的一联,耳朵里净是风呀风地如何对呀?谁知小木匠听了却喜出望外,因为他看到了村外的一座山。于是马上吟道:山变水变天变地变,山水天地无穷变,变促变变演变,变来变去坦途通对得好!忽然,门外走进来村学堂的姚老先生,朝赵青山打了一拱说,赵老板,我在门外听了许久,宝翠姑娘和小木匠真乃天作之合。若不嫌老朽才疏学浅,到你招婿那天老朽愿送副婚联来喝杯喜酒,不知意下如何?好,好!赵青山大喜,看着女儿,宝翠,你看……全凭爹爹做主。宝翠脸一红钻进闺房里再也不出来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对对联招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