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罚款单

  一张罚款单

  卸下油罐里的油,司机汪涛满心高兴,第一次送油好顺利啊。他想天黑前赶回油田,谁知离开码头油站跑了好一会,却猛地想起自己忘了让码头油站在收油单据上盖童。

  收油单据不盖章等于白纸一张啊!汪涛自嘲地苦笑一声,慢慢调过车头,再向码头油站驶去。前面是一个小城镇外的路口,汪涛减缓车速开过去,换挡踩油门刚想加速,忽然,两位交通警察拦住了他。

  汪涛车上各种证件齐全,自知汽车没毛病,也没超速行驶,自然不怕交警检查。他慢慢地将车停在路边,刚按下驾驶窗上的玻璃,一位交警就走了过来,说:驾驶证。他拿过驾驶证看了看,又抬头看着汪涛,说:你这车规定拉多少油?汪涛说:30吨。话刚落音,另一位交警说:你们这些运送油的司机挣钱不要命,不整顿真是不行了。你老实说,超载多少吨?汪涛觉得奇怪,心想这车上拉着空罐,顺口说了句:我没超载。谁知两位交警听也不听,一位说:你这车最少超载5吨,交100元罚款吧。他的话刚说完,另一位交警已开出罚款单递过来。

  汪涛心中有气,推开交警手中的罚款单,说:我没超载,你们弄错了。拿着汪涛驾驶证的那位交警发了火,骂骂咧咧地:我们弄错了?好,你小子有种。既然我们错了,那就到我们队上处理去。说完,向另一位交警一摆手,两人骑上摩托车如飞地走了。

  汪涛的驾驶证被交警拿走了。驾驶证是司机的命啊,汪涛气恼地骂着去追这两个交警,等他一打听路来到交警队时,太阳也快落山了。

  交警队的门卫让汪涛将车开进大院后,回房打了个电话,那两个交警慢吞吞地从屋里走出来,一位交警手里拿着一张单据,走一到汪涛面前,冷笑一声说:我们执法是讲原则的,这次不难为你,天快黑了,你去码头还有很远路,交上罚款快走吧。

  汪涛一肚子委屈,但他已经不想申辩了。他知道在这个地方自己若说出空车被罚超载款的事,两位交警准会再找理由说自己个啥错。不就是100元钱吗?就当遭歹徒劫了吧。他接过单据正要掏钱,却猛地看到单据上100元的一字被改成五字,罚款理由在原来的超载五吨多五个字后,又加上屡教不改四个字。看着这行字,汪涛的肺都快气炸了。

  两个交警看着汪涛的表情,一位催他快交款,另一位说:怎么,不服气?若给你加上‘干扰执法’一条,罚你1000元、2000元都行。快交钱吧,交上钱你就开车走,不交钱这车油就先存这里。说完,吆喝门卫把大铁门锁了。

  汪涛知道,今天不交钱这车是开不走了,他想到自己的不少同行都说过,他们都曾几次被这里的交警扣过车、罚过款,而罚款理由都是这里的交警强加的!同行们说对这里的交警只有委屈求全,谁若不服准遭殃。想到这儿,他一咬牙,决定借机治治这里的交警。

  交警催汪涛交罚款,汪涛假作愁苦地说:我身上只有一百多元钱,这天也快黑了,我把车放在你们这儿,出去找地方住下,打电话让我徒弟送钱来好不好?他看了两个交警一眼,又说,车放这儿,罚款单我带着,明天我照单交款就是了。两位交警点头同意,汪涛从驾驶室里拎下手提包,慢慢地走出交警队的大门。

  第二天上午,汪涛同油田来的一位主任一起去交警队。昨天晚上他给油田打了电话,详细谈了被扣车的事,油田主任早就为送油车不断在此无端被处罚而恼火,听了汪涛说空车遭遇罚超载款的事,便立刻派位领导来帮助汪涛。二人来到交警队交上500元钱,请他们写明了罚款理由。一出屋门,这位主任故意大声吆喝汪涛赶快发动汽车,把这车油送到码头。

  汪涛开动了车,驶到交警队大门口时忽然刹住,跟他来的主任故意大声问他出了什么事,汪涛说:这车怎么这么轻啊?他刹住车跳下来,找了一把大扳手向油罐顶部爬去。

  这辆车停得真不是地方,正堵住交警队的大门,往外走的车出不去,往里进的车进不来。一会工夫,大门内外就停了不少车。一些过路人看到交警队的门被堵住,又见大油罐顶上有人,不知出了何事,都围过来看热闹。

  汪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开了罐盖,故意向里面仔细看了一会,又探身伸进一只手,爬起来大声喊:车里的油没有了,35吨油全没有了,我的油呢?

  人们听汪涛这么喊,纷纷围过来问原因,油田的那位主任故意大声喊:汪涛你瞎吆喝什么,这个院大铁门夜里上着锁,警卫室还有人值班,你敢说油被偷了?他的话刚说完,汪涛带着哭腔说:这么大的事我不敢胡说啊!他从衣袋里掏出两张纸,一手拿着一张,边展示边大声说:让大家都看看,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这里的两位交警看我运油超载,把我的车扣押在这儿,这是给我写的超载5吨的罚款单。他弯着腰把这张罚款单让众人看了个遍,又展示了另一只手中的单据说:这是今天上午刚交的超载5吨的罚款单据。两张单据都盖着交警队的公章,我没胡说啊。35吨油值十几万元呀,俺一家人可没活路了啊。说完蹲在车顶上,两手抱着头放声哭起来。

  交警大队门外的人围了一层又一层,队领导见事闹大了,硬着头皮走出来,向汪涛喊了声,说:你先下来,有什么事咱到屋里说吧。汪涛大声说:到你们屋里咱当司机的有话也不敢说,还是当着大伙的面说吧。围观的人听了这话,议论纷纷。队领导皱着眉说:你想怎么办吧?汪涛说:赔油!要不就赔钱。这话一传开,围观的人一齐吆喝:油,一定得赔!队领导下不了台,转身问门卫这车是谁扣的,让他立刻打电话通知扣车的交警赶紧回来。

  两位扣车的交警骑着摩托车分开人群来到油罐车前,一位交警见是汪涛的车堵门,指着他骂了一句,说:你小子胆量越来越大了,是不是罚得你不过瘾?队领导在围观人面前大声训斥二人,拉着他俩走到一旁,咬牙切齿地说:你俩空车都看不出来?两个交警听了这话,一时间愣住了。队领导想了想说: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打落牙往肚里咽了,堤内损失堤外补吧。他给二人使了个眼色,走到车前大声说,丢油的事由我们查,决不能让这位司机受损失。回头又对两位交警说,油在我们这里丢的,我们就得承担责任。你俩快去财务室,让会计提35吨的油钱赔给人家吧。汪涛看着这两位交警悻悻进屋,他跳下油罐钻进驾驶室,将车开离大门,停在路边等着拿钱。

  一会工夫,围观的人散了。又等了一会,那两个交警出来了。二人来到汪涛面前,看了一眼坐在汪涛身旁的油田主任,说:这是35吨油钱,你把那两张单据交回来吧。看着汪涛在身上翻找单据,一位交警轻轻哼了一声,说:你们油田的送油车天天都得跑这条路,你回去给大伙说说,我们日后一定好好照顾你们。油田主任听着话茬不对,一把抓住汪涛握单据的手,说:这钱咱不敢要啊。

  汪涛把单据重新装好,对两个交警说:这位是俺的领导,我们拿回这笔钱,本来是想补发给无辜受到你们重罚的司机们,可今天这一闹,却给司机们招祸来了。这就叫‘疙瘩不出脓,早晚是个病。’干脆咱们去纪检委说吧。说完,头也不回地开着车走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张罚款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