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镇和钱皇后

  朱祁镇和钱皇后

我的眼角泛起泪光,因为五百年前的一段爱恋。五百年前,自与我毫不相干。五百年后,却在深秋的夤夜,让我彻夜难眠。

  

我相信爱情,一直都是。

  

我执着的爱恋,跟神话无关。长城上哭塌的巨石,断桥头入画的雨伞,那天河永隔的别离,那双双化蝶的缱绻,虽流传古今,铭心刻骨,却飘渺在云端,留给俗世的我们,抬望眼,不能企盼。

  

我想要的,或许更多的,在于人间的一粥一饭。不必奢望万人瞩目的轰轰烈烈,不必在乎身外之物的一应俱全。简简单单,平平淡淡。

  

谢谢朱祁镇和钱皇后。

  

朱祁镇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五百年后,他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了他。对他而言,这无疑是悲剧,因为,他是皇帝。我华夏邦国历史悠久,皇帝连绵不绝,单讲明代,也有十几个,唯独记住了他,却与雄才大略或宽仁爱民无关,朱陛下泉下有知,也只能苦笑了。

  

早有结论,他不是一个好皇帝。但他却是一个好人,一个温文尔雅温润如玉的好人。他的经历算是明代皇帝中的一个传奇了,太子——皇帝——俘虏——人质——囚徒——皇帝,这样的传奇男子,背后的女人也一定不遑多让,正如朱元璋和他的马皇后。

  

这个女人,就是钱皇后,史称孝庄皇后。

  

女人,在我的心底,一直是至美的象征,一直都是。现在的时代个性张扬,各类人物粉墨登场,门事件层出不穷,总有一些女主角让你大跌眼镜。每当她们充斥在头条新闻里,匪夷所思地冲击我的理解范围时,我总会告诉自己,这都是一小撮的异端。然后,把脑海里储存的几个完美的女性形象下载读档,重建信仰。我想,今后的岁月,倘若再碰到这些事情,那我脑海里浮现的告慰自己的女性,一定就是钱皇后。

  

马皇后善良播于四方,钱皇后忠贞日月昭彰。

  

钱氏入宫,册封为后母仪天下,皇帝按惯例自然要对钱家加官进爵,以示宠爱。可是钱皇后只是款款一笑,让朱祁镇收回了成命。

  

后宫,这是美女云集的地方,更是男人向往的所在,可惜千娇百媚,只为一人解罗裳。哎,每念及此,我总忍不住扼腕叹息,羡慕嫉恨之情路人皆知,不过这是题外话了。后宫佳丽为了争宠,为了早生贵子,可谓是机关算尽明争暗斗,正是面若桃花心如蛇蝎。历朝历代,向来如此。

  

可是,钱皇后竟然拒绝了皇帝的美意。钱氏生于普通人家,毫无背景,孤身入宫,正该壮大羽翼,寻找靠山,岂不闻皇帝的后院也是战场!可她拒绝了,她只想好好做一个妻子,好好爱自己的丈夫,她不想她和他之间,牵扯到过多的政治。她用她简单而真诚的逻辑,替自己的丈夫着想。

  

我们知道,外戚自古就是很大的政治集团,权倾一时,影响朝纲。这一点,书不尽书,可鉴汉唐。

  

从钱皇后入宫的那天起,开始了一段宫廷真爱的传奇。

  

宫廷真爱?信口开河吧。深宫大院里,怎会有爱情!皇帝和他的女人们,性爱常有,而爱不常有。即使有,也是他的妃嫔深爱着他,而他把自己的爱普度众生吧。古时候还有专业的词汇来描述呢,叫雨露均沾。更不要提皇帝和皇后之间痴情专一的爱情了,伤不起。

  

朱祁镇和钱皇后告诉我们,这个可以有。

  

钱皇后的家不是达官显贵,自小勤俭节约惯了。入宫后,以皇后之尊,肯定是锦衣玉食,穿金戴银,前呼后拥,奢华隆重。可她,再一次让我们惊叹了。她从不参与什么勾心斗角,默默地做着妻子,用心地爱着丈夫。她衣着简朴,从不铺张,平日无事还亲手做做针线活,待人接物诚恳平和。也许,她从未把自己当做皇后吧,她只是简单地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妻子。

  

朱祁镇爱上了她。

  

他不算是好皇帝,但绝对是一个好人。一个好人,面对这样的妻子,怎会不爱不疼呢?

  

五百年后,我们自然知道答案:他爱了她一生。

  

他是好样的。作为一个男人,我了解这份爱的真诚。爱一个人是容易的,爱她一生是难的,只爱她一个人爱一生是更难的,因为他是皇帝,他的身边,有太多的女子,美得让他动容。

  

好景不长,朱陛下在奸臣的蛊惑下御驾亲征攻打蒙古,出征前,钱皇后与他依依惜别,丈夫要去打仗,妻子守在家里,诗词中经常见到这样的情景。史书未记载他夫妻说了什么,但我可以想见,钱皇后整理着朱祁镇的戎装,温柔地告诉他,我会等你回来的。尽管当时她的心已经泪如雨下。

  

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突然发现,男女之间,最浪漫的,也许是我爱你,而最温馨的,却一定是这句我会等你回来的。人生在世,为生活不停奔波,但此生,若有一个女子,每每分别时,总深情说一句我会等你回来的,我想此生已足够。

  

朱祁镇这一去,由皇帝变成了俘虏和人质。这其中的历史,涉及到两个宦官,没错,他们一个是奸臣,一个是汉奸。我深深沉醉于朱祁镇和钱皇后至真的感情中不愿自拔,此时不想提起这两个阉人。

  

皇帝被俘,石破天惊!文武百官都慌了,一个个急的团团转,但我想,后宫的皇后,一定比他们更着急。国不可一日无主,皇帝没了,再立一个便是,百官急的是此事。而自己的丈夫被俘了,哪有再立一个的道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朱祁镇和钱皇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