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德保卫奥尔良

  贞德保卫奥尔良东方刚露出鱼肚白,法国姑娘贞德就赶着羊群出了杜列米村。离村不远是收场,昨夜下了一场春雨,喝足了雨水的小草一定更绿更嫩了,贞德想赶早让羊儿吃个饱。她家很贫困,指望着靠这羊群补贴生计呢。 贞德今年17 岁了,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她的皮肤不太白,一头的短发, 眉毛下一双蓝眼睛挺有神的,要不是上身套着一件红羊毛衫,乍一看还以为她是个小伙子呢。她手里拿着一根带刺的木棍,这木棍既用来赶羊,又用来打野兽。牧场周围是丘陵,常有狼群出没。贞德曾经用这木棍打死过一条叼羊羔的灰狼,别看她是个女孩儿,胆儿比男子汉还大。 贞德将羊群赶进牧场后,提着木棍四下巡视了一番,见没有野狼的踪迹,便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将木棍当作长矛练起刺杀来了。贞德喜欢舞棍弄棒,跟她生活的那个年代有关。英国和法国为了争夺富饶的俄兰德尔地区,正在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战争从1337 年爆发,至1453 年结束,延续一百多年,史称“百年战争”。贞德是1413 年出生的,战争正在继续。贞德的父亲是个法国老兵,战斗中被英国兵砍掉了一条胳膊,成了个残疾人。他气愤难消,从贞德刚懂事起,他就在孩子心里播下了对英国侵略军仇恨的种子。 贞德长大后,英国人飘洋过海,已经入侵法国领土,她亲眼目睹英国军队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那仇恨的种子很快就发了芽。她从小就练习武艺,盼望有朝一日,上前线去打仗,把英国军队赶出法国领土。 练了一会儿,贞德感到身上发热了,便脱下红羊毛衫,坐在地上歇息。 忽然,她耳畔响起一阵清脆急促的钟声,是从村里小教堂传来的。小教堂平常在太阳西沉时才敲钟的,猜晨敲钟,一定是发生了紧急事件。贞德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3 年前,当英国人占领法国首都巴黎时,这钟声也是在清晨响起的。贞德霍地站了起来,赶着羊群往村里走去。 果然,全村男女老幼都聚集在小教堂前,个个神情严峻。贞德的父亲见了女儿,竟失声痛哭他说:“孩子,刚才邮差送来了坏消息,英国军队包围了奥尔良城,法国马上要被英国灭亡了,我们都要当亡国奴了!”贞德大吃一惊,马上意识到法国正处于危急关头。英国人占领巴黎后,法国北部全沦陷了。奥尔良城是通往法国南部的门户,一旦失守,英军将长驱直入,整个法国就会被划进英国的版图。 “爸,现在不是流泪的时候,咱们快拿起刀枪,去奥尔良增援呀!”贞德双眼迸出火花,挥动着木棍,她这么振臂一呼,竟有十几个青年人摩拳擦掌要跟她走了。 贞德父亲晃动着半截断竹拦住他们,说:“凭你们十来个人,英国人嘴一张就把你们连骨头吃了。增援奥尔良,光靠我们杜列米村堤不够的,得组织大批人马才行啊。” 贞德听父亲说得有理,就说:“那咱们分头去各个村子联络,组织大伙去上前线!” “傻丫头,我们都是种田的农民,去各村联络,是犯法的。听说,咱们法国的查理王子避居在离这儿不远的沃库勒尔村。咱们派代表去见他,请求他带我们去增援,由他站出来号召,名正言顺,法国人都会响应的。” “我去,我去请求查理王子!”贞德说。大伙儿也觉得贞德去挺合适的,她胆大心细,能说会道的,一定能够说服王子。 就这样,贞德单独一人,步行数里,来到沃库勒尔村去觐见查理王子。 查理王子正为奥尔良城被围而焦急不安。老皇帝查理六世病逝已经六、七年了,他活着时和英军在阿金库尔一次交战中,丧失了精锐部队,丢了首都巴黎,在无可奈何中,被迫承认英王亨利五世为法国王位继承人,至使查理王子失去了继承法国王位的资格。查理王子不甘心就此沦为平民,处心积虑地要恢复自己的合法继承权。然而,他的力量太弱,不敢与英军对抗。奥尔良对他是至关重要的,失去奥尔良,他纵有回天之力,也无法登上法国王位。他也曾和手下部属商量过出兵去解救奥尔良,商量的结果是:去奥尔良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现在,他见贞德这样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大胆求见,慷慨陈词,要求去奥尔良解围,心里不觉暗暗高兴,佩服她的勇气。 激动之中,他很想答应贞德,和她一起上前线去。但他很快冷静了下来。打仗不是儿戏,英国军队是不好对付的,他们的步兵弓箭手,个个箭无虚发。 那次阿金库尔决战,法国精锐骑兵,大都死于飞矢。凭贞德和一些农民。怎是英军的对手呢。聪明的贞德看出了查理王子的疑惑,她坚定地说:“英军很强大,这不假。但他们才几万人,而我们法国有千百万人,只要我们把千百万人组织起来,拿起刀枪和他们搏斗,我们一定能解除奥尔良的围困!” 查理王子听了连连点头,别看贞德是个牧羊女,却有非凡的气魄,说不定,她真能解奥尔良之围呢。他决心支持贞德这样的热血男女,上战场去与英军拚个鱼死网破!让英军知道法国人并不是驯服的绵羊,是不好惹的。当然,他自己是不适宜冲锋陷阵的,战争是无情的,万一失败当了英军俘虏,他的皇帝梦不是彻底破灭了呢?他沉思了一会儿,对贞德说:“我佩服你的勇气,你是法兰西的骄傲。这样吧,我授权给你,由你担任奥尔良的总指挥,你可以用我的名义招集人马,开赴奥尔良!”他赐给贞德一副白盔甲,一匹骏马,一把宝剑。 贞德身披盔甲,装份成一个男子,率领一支临时组织起来的6000 多人的军队,挺矛挥剑,向奥尔良进军。一路上,法国人民纷纷响应,有的拿起长矛大刀加入到队伍里来,有的拉车赶马,为部队运送粮草。 英军环绕着奥尔良城筑了许多堡垒,并把城门封锁起来,企图把顽强守城的法军困死在城内。贞德要解奥尔良之围,首先要攻破城外的堡垒。贞德在作了必要的部署后,写信给英国国王,严正指出:快把你的军队撤回国内,否则,我要把你们全部消灭。英王接到信后,询问左右大臣,“这贞德是谁?” 左右大臣告诉他:“贞德是一个牧羊姑娘!”英王听了大笑起来,说:“法国人太可怜了,这么多男子汉,都缩着头不敢与我们作战,竟然让一个乡下姑娘来送死!法兰西民族太卑劣了,应该由我们大英帝国来管理他们!”左右大臣迎合说:“给贞德写封回信,讽刺她几句,警告她别自不量力!”英王摇摇头说:“沉默是金,对这样的无名之辈,写回信太抬举她了。不必理睬她,等俘虏她后再算总帐!” 贞德见英王不作答复,使命令进攻。 英军弓箭手射出的箭果真又准又狠,那箭竟然能穿透法国士兵的衣甲和头盔。战斗刚开始,就有近百名法国士兵被射死在堡垒前的开阔地上。有的人畏畏缩缩不敢冲锋了。贞德眼中喷出怒火,她跃上那匹白色峻马,高叫一声:“兄弟们,跟我冲哇!”两腿使劲一夹,那骏马像闪电似的向敌人堡垒冲去。雨点般的箭矢向她飞来,她挥舞着宝剑,统统将它们打落。一瞬间,她和骏马跃上堡垒,那凌空而下的马蹄,将一个英军弓箭手踩成肉酱,另一个弓箭手凶恶地扑过来,贞德一剑劈过去,削去了他半个脑袋。其他弓箭手吓得纷纷后退。阵地后有一个英军指挥官提着剑喝道:“不准后退,后退者杀!活捉贞德者有赏!”挥剑刺杀两个退在前面的英国士兵。士兵们被迫返回和贞德拼命。贞德同时与几十个敌兵格斗,混战中,她腿部和腰部受了伤,鲜血把白色的衣甲染红了。她眼前一黑,摔下马来,昏迷了过去。法国士兵赶忙一拥而上,将她从敌人包围圈中抢救了出来,抬下战场。半路上,贞德在厮杀声中惊醒过来,她忍着伤口剧痛,猛然站立起来,严厉地对抬她的士兵说:“你们为什么抬我下战场,让我当逃兵!”士兵说:“你受了伤,昏了过去。”贞德推开士兵,骑上战马,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决不能退出战场,快,都跟我去杀英国人,一定要攻下堡垒!”在她的鼓励下,法国士兵个个都把生死置之度外,百折不挠地浴血奋战,终于打垮了英军,解救了奥尔良之围。 当贞德率领部队雄赳赳地开进奥尔良城时,市民们欢呼雀跃,热泪盈眶,争先恐后地向贞德涌去。贞德骑着白色骏马,身穿白色盔甲,微笑着向群众招手。她和大家一样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之中,她早已忘记了伤口的疼痛。 查理王子从沃库勒尔村赶到奥尔良城,他感动地拉着贞德的手说:“贞德,你拯救了法兰西!”他见贞德受了重伤,提议她到他的乡村别墅去调养一阵子。贞德拒绝了,说:“英国人不会甘心失败的,他们一定会反扑过来,我们要继续和他们打恶仗。为了动员更多的人参战,我有个请求!” 查理王子爽快地说:“你有什么请求快说吧,我答应你!” “请你立即加冕继位,这样,你可以用皇帝的名义,将法国人民组织起来。只要法国上下团结一致,共同对敌,英国人必败无疑。” 查理王子皱起眉头,他朝思暮想继承王位,听了贞德的话,应当高兴才是,怎么反而不开心呢?原来,按照法国的习惯,皇帝加冕,必须在里姆斯教堂进行。而里姆斯教堂还被英军占领着。 贞德说:“我立即率军去攻下里姆斯城!” 查理王子自然不反对贞德去打里姆斯城,不过,让别人流血打天下,自己坐享其成,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于是,他假意说:“你的伤还没医治好,这次就让我亲自率军去打吧!” 贞德通过几次接触,早就摸透了查理王子的脾气,他是一个前怕狼后怕虎,优柔寡断的人。由他去打里姆斯城,准吃败仗,说不定还会当俘虏。她笑了笑说:“王子,你怎能去冒险呢,你得为法兰西爱护自己。请你相信我,一定会攻下里姆斯城的。” 查理王子赶紧顺水推舟地说:“我怎么不相信你呢,现在英国人听见你的名字就害怕。不过,你也不能太劳累了,休息几天再出发吧。” “不,加冕的事,一刻也不能耽搁,为了法兰西,必须立即出兵!”贞德果断地说:“王子,你等候我们胜利的消息吧!” 贞德带伤率军队出发了。一路上,贞德冲破了各种障碍,打败了英军的拦截,解放了里姆斯城。1429 年7 月17 日,查理王子在这里举行了隆重的加冕礼,正式继承了王位,称查理七世。为了笼络贞德,查理七世对她说: “你挽救了法兰西,我要赐你最高的爵位,你需要什么尽管说!” 贞德淡淡一笑说:“陛下,我有个请求!” 查理七世一听“请求”二字,立即产生了条件反射,脸上的笑容收敛了。 经过数次接触,贞德摸透了他脾气,他也洞悉了贞德的秉性。这个牧羊女,对荣华富贵、金银财物是丝毫不感兴趣的,她唯一的嗜好是横枪跃马跟英国人打仗。他跟她相反,喜欢过平平安安的皇帝生活。特别是刚刚加冕,需要恢复宫廷的一整套礼仪制度,还要兴建一座临时行宫,可谓百废俱兴,那有工夫再议战事呢。 贞德见查理七世沉默不语,便说:“陛下,你在想什么?” 查理七世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赶紧说:“贞德,我喜欢你,你脱下男装,换上女儿装吧,你换上女儿装一定非常美丽动人的!” 贞德急得脸都红了:“陛下,不赶出英国人,我是不会脱下男装的,我请求你马上发布命令,向巴黎进军,解放我们的首都!” 查理七世默默地站了起来,离开皇帝宝座来回踱着步,叹了口气说:“贞德,我何尝不想收复巴黎呢,凡尔赛宫是我的家,我梦里都想回去呀。可巴黎不同于奥尔良,敌人保卫森严,再说,从这里到巴黎,路途遥远,一路上布满英军堡垒,我们可不能轻举妄动哇!” 贞德见查理七世毫无斗志,有点生气了,大声说:“陛下,现在我军士气旺盛,斗志昂扬,而英军屡肠屡败,士气低落,形势对我们十分有利。我们不能给英军留下喘息的机会,应乘胜追击。夺回巴黎,将英国人赶出法国,就在此一举。否则,我们会前功尽弃的。” 查理七世重新坐到宝座上,他面无表情地听贞德说话,肚里却憋着气。 他心里在说:你这个牧羊女懂什么呀,现在英军就像马蜂聚集在巴黎,你不去捅它,它兴许让你清静些日子,你去捅它,它会疯狂报复的,弄得不好,我那皇帝桂冠没几天就会丢了。瞧你在我面前指手划脚的样子,眼里根本没有我。万一你攻下了巴黎,功高盖世,到时候,你想当女王,不轻轻一脚就把我踹下宝座了么!查理七世望着全身穿着盔甲的贞德,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没有贞德就没有他查理七世的今日,他现在还不想和他翻脸,还得利用她的力量对抗英国人。她既然要去攻打巴黎,就让她试试吧。 贞德率领队伍向巴黎进发。 查理七世表面上同意贞德进攻巴黎,但不给她任何实际支持。贞德只好孤军作战,一路上,她虽然收复了一些城镇,但终因兵力不足,粮草又接济不上,无法攻克巴黎。贞德在战斗中也再次负伤。1430 年春天,在巴黎近郊, 贞德和英军展开激战,由于寡不敌众,贞德且战且退,准备退入法军据守的康边城。岂知,城内的奸细突然拉起吊桥,关闭了城门,断了贞德的退路。 贞德最后不幸落入英军手里。 英王兴高采烈,对左右说:“这牧羊女终究逃不出我手掌心。她太可恶了,我要狠狠惩罚她,让法国人知道,和大英帝国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 他吩咐抬来一只装老虎的铁笼子,将贞德囚禁在笼里,不给她水也不给她食品,企图将她活活饿死。笼子放在监狱的院子里,让太阳晒,让雨水淋,以此折磨贞德。贞德沉默不语,啃铁笼底下的青草,舔铁条上凝结的夜露,三天三夜竟然没被饿死。英王心里有点惧伯,怀疑贞德是女妖,不食人间烟火。 他决心立即处决贞德,免得夜长梦多发生意外。为了杀一做百,英王决定公开审讯贞德。 在法庭上,贞德大义凛然,神态自若,强烈谴责英国人远渡重洋侵略法国的罪行,把法官说得哑口无言。法官气急败坏,理屈词穷,竟在贞德的装束上大做文章:“你一个女人,竟然穿起男子的衣服,成何体统,是谁允许你女扮男装的?” 贞德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女扮男装,是为了更好地打击侵略者!” 法官们狂叫起来:“你穿男子衣服,违反基督教规,你是异教徒!你还是个女巫,用妖术惑众,鼓动愚民作乱。你赶快侮过,否则,我们要把你烧死在火刑柱上!” 贞德毫无畏惧地说:“为了法兰西,我视死如归!” 贞德被捕后,查理七世也难过了一阵子。可当有人建议他发兵去拯救贞德时,他又拒绝了:“拯救贞德,这是虎口拔牙,太冒险了。咱们就这么点军队,将老本拚光了,怎么担当起解放法兰西的重任呢?贞德是顾全大局的人,她会理解我们的。”查理七世用冠冕堂皇的话,来掩饰他见死不救的怯懦心理。 1431 年5 月30 日,是贞德就义的日子。这天,天阴沉沉的,法国里昂城的广场上,竖起了一座火刑柱,周围堆满了木柴。贞德戴着手铐,来到刑场,她轻蔑地瞥了刽子手一眼,毫无畏惧地向火柱走去。刽子手点燃了干柴,火焰在贞德脚下熊熊燃烧。监刑官冷笑着走近贞德,说:“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声明反抗大英帝国军队是一时糊涂,从此改邪归正,可饶你不死!” 贞德说:“烧吧,烧死我一个人,会有更多的法兰西人站起来,胜利是属于法兰西的!”年仅20 岁的牧羊女贞德,就这样被烧死了。 贞德牺牲了,她的死激发了法国人民对英军的极大仇恨,千百万法国人民拿起武器,投身到抗英的洪流中,法国各地都掀起抗英斗争的新高潮,最后终于把英国侵略军赶出法国领历史是公正无私的。贞德在法国,成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名字,成为爱国主义的典范。在她的故乡社列米村,在她激战的奥尔良,都有她的雕像。在她牺牲的里昂城,建立了一座宏伟的纪念堂。贞德永远活在法国人民心里。 (顾鸣)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贞德保卫奥尔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