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的故事

  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的故事 1841年5月29日上午,从广州城北门里走出一个中年汉子,此人浓眉大眼,膀阔腰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他叫韦绍光,家住三元里村,靠种菜为生。他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功夫,又为人正派,好行侠仗义,爱打抱不平,村里谁家受人欺负,有了委屈,总爱向他倾诉,他眼里掺不得砂子,便挺身而出,所以深受村民们的信任和敬重。

  此时,韦绍光挑着一副空竹筐向村里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望着竹筐里的一块黑布,打心里称赞妻子的贤惠,清晨卖菜出门时,妻子李喜对他说:隔壁马大婶今天做六十岁大寿,你卖完菜买件衣料,给她做件衣裳,也好表示我们一点心意。

  韦绍光正想着,只见村上的小五子迎面飞奔而来,未等靠近,就气喘吁吁他说:韦大哥,你快去吧,十几个‘番鬼佬,在河边欺负大嫂她们,现在正打着呢!

  韦绍光一听,怒从心头起,扔下竹筐,抄起扁担,飞快地向村头河边跑去。

  原来,鸦片战争开始以后,清朝政府实行投降主义路线,靖逆将军奕山率1.7万名绿营兵在广州作战,居然被只有名官兵的英国军队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英军占领广州城郊重要据点泥城、四方炮台以后,奕山便在广州城头竖起白旗,派广州知府余保纯向英国驻华领事义律和英军司令官卧乌古乞降,并签订了可耻的《广州和约》,约定一周内交付英军赎城费六百万元,奕山率清军退驻广州城外60里的地方。

  《广州和约》签订后,英军肆无忌惮,带着武器在附近农村横冲直撞。

  这些侵略者到处奸淫虏掠,系人放火,抢粮食,宰牛羊,甚至盗掘坟墓,从棺材里枪陪葬品。三元里是一个几百户人家居住的村落,位于广州城北5里,贴近英军驻地四方炮台,所以受害最厉害。

  这天上午,在村头的小河边,李喜与村里的几个妇女一边淘米洗菜洗衣裳,一边说说笑笑拉家常,说着说着,话题就扯到英国军队身上。

  马大婶说她娘家的村子遭到英军的袭击,房子被烧了十几间,几个没来得及跑走的女人被番鬼佬们轮奸,惨不忍睹。跑走的人回到村子,个个咬牙切齿,发誓要报仇。

  马大婶说得有声有色,女人们听得聚精会神,突然听到马大婶的女儿水秀一声惊叫,众人吃了一惊,抬头一看,这才发觉十几个英军正向她们猛扑过来。

  这十几个英军本来是到三元里村去抢东西的,他们过了桥,发现河边有一群女人,便喜不自胜,悄悄地向河边包抄过来。李喜感到跑是跑不成了,她本能地张开双臂,护着女人们,叫大家稳住,伺机而动。

  英军如狼一般跑了过来,一个英军盯上了水秀,猛地扑过来,紧紧抱住她,水秀受到惊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浑身发软。英军把水秀抱到一边,淫笑着伸手要撕水秀的衣襟。

  马大婶见心爱的女儿要被糟蹋,便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抱住那个英军,英军没有转身,只用胳膊向后一捣,马大婶只感到腹部一阵疼痛,不由自主地跌倒在地。但她什么也不顾了,立即爬起来,又扑上去,双手紧紧地勒住那个英军的颈子,并咬住他的耳朵,竟把那个英军的耳朵咬掉了半个。

  英军痛得哇哇怪叫,急忙放开水秀,挣开马大婶,端起来福枪,连放两枪。随着砰砰的枪声,马大婶倒在血泊中枪声惊动村民,村民们纷纷赶来。

  韦绍光赶到河边时,河边已经乱成一团。韦绍光抡起扁担,上挥下扫,左砍右劈,英军应声倒地。几个英军见势不妙,丢下七、八条同伴的尸体,如丧家之犬,仓皇而逃。

  水秀姑娘伏在马大婶身上哭得死去活来,乡亲们眼睛血红,满腔悲愤。

  韦绍光把他买来的那块黑布盖在马大婶遗体上,然后默默地站着,紧握拳头。

  私塾黄先生走到韦绍光眼前,对他说:洋鬼子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先到古庙里会计议,商讨对策。

  在村北三元古庙前,聚集着全村的男女老幼,他们愤怒声讨英国侵略者的罪行,请求韦绍光担任首领,率领他们自卫反抗。韦绍光、黄先生等人从古庙里出来,站在庙门口的台阶上。

  韦纷光望着愤怒的乡亲们,脸色严峻他说:乡亲们,我们打死了七八个‘番鬼佬’,英国侵略者一定要来报复的,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组织起来,自卫反抗,把‘番鬼佬,赶出去!我一定领这个头,以身报答大家!

  乡亲们放心了,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准备与英军决一死战。

  这时,水秀走到韦绍光跟前,手里捧着一面黑底、镶着三颗圆星的三角旗,她把旗子递到韦绍光面前,跪了下来,抽泣着说:韦大哥,这块黑布是你为我娘做生日买的,现在娘走了,我用它做面三星旗,你就用它做令旗,带领乡亲们杀‘番鬼佬’,替我娘报仇,替受苦受难的人出气!

  韦绍光接过三星旗,挥舞着,领着众乡亲宣誓:旗进入进,旗退人退;吹螺前进,鸣金收兵;脚踏故土,头顶苍天;杀绝英夷,打死无怨!韦绍光讲一句,乡亲们跟着讲一句,群情激奋,誓言震天,三元里沸腾了。

  这时,唐夏乡农民颜浩长赶来了。颜浩长是韦绍光的朋友,他来找韦绍光,是要求与他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英军,因为唐夏乡日前也遭到英军的洗劫。

  韦绍光很高兴,说:我们这一带一百零三乡,哪个乡没有受到英国鬼子的害?我们应派人去串联,决定今天下午,各乡代表在牛栏冈集会,商讨杀洋鬼子的事。

  当日下午,103乡的农民、渔民、丝织工人、打石工人以及一部分爱国绅士的代表,在三元里西北七里的牛栏冈举行会盟。

  当场决定:以三星旗为总指挥旗,各乡为一个作战单位,各大旗一面,推举领队一人,指挥作战;以鸣锣为号,一乡鸣锣,众乡皆出,15至50岁的男子,一律参战。

  韦绍光当即布署作战方案:明天一早,将英军引诱到牛栏冈,一举围歼。

  

\

  第二天清晨,颜浩长率领一支群众武装,挥动三星旗,冲到四方炮台的前沿。此时,英军正在吃早饭,听到惊雷般的呐喊声,吓得扔掉刀叉盘碟。

  司令宫卧乌古两腿发抖,慢慢挨到炮眼边,朝外一望,这才舒了一口气:原来是一些老百姓,拿的只是大刀长矛。他将大肚子一挺,向那些吓破胆的士兵骂道:看你们一个个像只熊,还不赶快集合!

  义律颤抖着走过来,说:司令官阁下,中国的老百姓是不好对付的,请阁下慎恩。

  卧乌古轻蔑地笑着说:你怎么可以长‘东亚病夫,的威风,灭我‘大英帝国’的志气?你应该明白,我拥有当今世界上最新式的武器,

  他扬扬手中的枪,得意他说:这种来福枪,还有各式大炮,难道打不赢他们原始的武器大刀长矛吗?说着便抽出指挥刀,命令部队紧急集合,他亲自率领二千名士兵冲下四方炮台。

  颜浩长见英军冲来了,忙将三星令旗住后一指,群众依计后撤。卧乌古骄狂地一笑,将指挥刀往前一挥,英军拔腿就追。

  颜浩长一边撤退,一边担心卧乌古不追,因为过了三元里,越往北,道路就越难走,稻田的田埂很窄,英军只能排成单队前进,而且大炮也不能随队运行。

  然而,颜浩长很快就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卧乌古正傲气十足,频频挥舞指挥刀,督促部队前进。那个叫毕霞的少校军官,像是为了枪头功似的,率领一队士兵,紧追不舍。

  颜浩长心中暗喜,说道:好个龟孙子,老子今天要叫你们尝尝厉害了!

  义律是个中国通,他似乎看出了破绽,便对卧乌古说:司令官阁下,此中可能有诈。你看,这牛栏冈一带,丘陵起伏,树木丛生,易于埋伏,你要谨慎从事。

  卧乌古不以为然地摇摇脑袋,不无讽刺他说:领事先生,看来中国的水下养人呀,喝了中国的水,变成了胆小鬼。

  不、不,义律很严肃他说,司令官阁下,你对中国不甚了解,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熟读《孙子兵法》,而且英勇善战,不可轻视,不可轻视……义律话来落音,只听得一声锣响,不由一怔。

  卧乌古急忙四面环顾,刹那间,只见满山遍野滚动着人流,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英军席卷而来。冲呀!杀呀!杀‘番鬼佬’呀!喊杀之声震撼山谷,惊天动地。

  卧乌古此时方知中计,急忙挥起指挥刀,命令部队撤退,然而已经晚了。

  此时旌旗蔽野,杀声震天,妇女儿童也上阵助威,为各乡的农民战士送饭,以林福祥为首的五百余名水勇也闻声赶来,参加战斗。各乡群众愈来愈多,英军急忙开枪射击,但挡不住武装群众的洪流。卧乌古指挥部下分两路突围,武装群众当即从两翼包围英军后路,并趁他们渡河和单列行进的有利时机,冲上前去肉搏。

  按国内通行说法,此战共毙伤英军少校军需毕霞(Beecher 一译比彻)以下近50人,生俘10余人(一说歼敌二百余人)。而据卧乌古报告,为战死5人,受伤23人,毕霞系疲劳过度而死(另一说法死7人,伤42人)。

  5月31日,三元里人民再次包围四方炮台。广州手工业工人以及附近州县如花县﹑增城﹑从化等地团练也陆续赶来,围台民众增至数万,相约饿死英军。他们用土枪,土炮,矛戈,盾牌,锄头,镰锹等,与英军作战。可谓"刀斧犁头在手皆成武器,儿童妇女喊声亦助兵威。"

  卧乌古不敢再战,转而威胁官府,扬言毁约攻城。奕山等闻讯恐慌,急派广州知府余保纯出城,先安抚英军,复率番禺﹑南海两县令向团练中士绅施加压力。士绅潜避,团练逐渐散去,台围遂解。

  英军撤出虎门时发出告示,恫吓中国人民后勿再犯。人民群众当即发出《申谕英夷告示》,警告英军,若敢再来,不用官兵,不用国帑,自己出力,杀尽尔等猪狗,方消我各乡惨毒之害也!

  三元里之战,相较于开战以来,定海之战、虎门之战,英军损失较大。即使按照中方文献的伤亡记录(传说或讹传),此战算不上一场重大胜利,更无法改变英军继续肆虐中国沿海,国家落败的结局。

  英方统帅在拿到所需赔偿后(与三元里此战无关),6月1日英军退出了广州,开始策划进一步北上侵略计划。

  虽然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 ,人民的抗英成果没有对战局产生大的影响,但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表明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反抗外侮的表国主义精神。

  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民众大规模自发保卫家园抵抗外来侵略的战斗。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的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