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解密:孙传芳遇刺系蒋介石所为?

  历史解密:孙传芳遇刺系蒋介石所为?

  记得有个女明星说过:做名女人,难。

  施剑翘也没有逃过一些是是非非的绯闻。外界一再猜测,这个刺杀行动,幕后肯定有更深的背景。现在去百度搜搜,还是一大堆的网络流言。

  据说孙传芳的一位部下曾写文章言之凿凿地说,刺杀孙传芳的真正幕后主使是蒋介石,蒋介石通过施中诚给了施剑翘一笔钱,然后让施剑翘以替父报仇之名刺死孙传芳。

  民国前大特务沈醉1961年写过一篇文章叫《我所知道的戴笠》,文中提到施剑翘是戴笠的座上宾,这更加重了“中统”或“军统”参与刺杀孙传芳的怀疑。难道那把枪真是蒋介石给她的吗?她真是经过了军统的特殊训练吗?

  施家后人对此很气愤并否认,1963年,施剑翘专门写了一份《施剑翘手刃父仇经过》的说明材料交给政协部门,一再澄清:刺杀只是报私仇,与政治无关。

  显然是一些人闲得无聊搞八卦,只是搞过了头,搞得像港台什么周刊似的。沈醉马上澄清,戴笠在训练手下那些女特工时,经常拿施剑翘做榜样,所以他误以为戴笠和施剑翘很熟。恐怕施剑翘并未与戴笠有过交往,只是心狠手辣的戴笠赞赏她的气度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但据蒋介石的一个手下的回忆录称:“老军阀孙传芳,自从他的部队被北伐军打垮以后,一直寄居天津,他是在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与日本人一直有往来。蒋也恐他给日本人当傀儡,便由军统秘派一个叫施剑翘的女子去把他杀了。”

  那就不妨八卦一下,捋一下蒋介石杀孙传芳的动机。

  1933年5月7日,军统局北平站站长陈恭澍、天津站站长王天木伙同军统局北平站工作人员白世维,将曾任湖南督军的张敬尧刺杀于北平东交民巷六国饭店。

  多年后陈恭澍透露:刺杀张敬尧,是执行当时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的制裁令。因张敬尧受坂垣、土肥原的指使潜入北平,策动驻军叛变,制造暴乱。又说和张敬尧一起来北平共同作乱的,还有曾任五省联军总司令的孙传芳,后他侥幸逃掉了。

  孙传芳虽然当时幸免一死,但也跟张敬尧一样,入了蒋介石的制裁名册。只是,因为孙传芳深藏于天津租界内,窥伺时机,暂停汉奸活动。再加上蒋介石又下达了对石友三的制裁令,军统局顾此失彼,才使孙传芳又多活了两年。

  估计孙传芳也没啥别的爱好,就喜欢带血的王冠,他一直与蒋介石暗中作对,还喜欢联合日本人一起搞事,冈村宁次就做过他的高级军事顾问。这一点让蒋介石觉得很头疼,于是派了不少特务对孙实施严密监控,一旦有机会就下手做了他。

  没想到半路上杀出来个女英雄。对于施剑翘,蒋介石应该是心存宽慰的,甚至有点感激,只是这种感激不便表现在脸面上。

  面对冯玉祥、于右任、张继等人的求情,他自然会顺势卖了个人情。

  再看看施剑翘刺杀成功后在现场散发的传单内容:

  一、今天施剑翘打死孙传芳是为先父施从滨报仇。

  二、详细情形请看我的《告国人书》。

  三、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

  四、血溅佛堂,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上林及各位先生表示歉意。

  署名:“报仇女施剑翘”。每一张名字下面都盖有施剑翘的大拇指印。

  施剑翘的大儿媳张冰证实,施剑翘平时在家里从来不提及刺杀的事情,家里后来甚至都没有外祖父的照片,在她心里,这个轰动全国的事件其实就是个人报了一次家仇。没有什么值得炒作的必要。

  应该说施剑翘与蒋介石的刺杀渊源就此终结了。只是后来,又有说法,抗战时,一直从事救亡工作的施剑翘的目标就是要捐献飞机。

  1942年,她被选为献机委员会指导长,她带头捐出了珍藏多年的金银首饰,并动员了母亲和胞弟各捐献了一份,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三架崭新的战斗机就被交到空军部队,在全国引起极大的轰动。

  当时蒋夫人宋美龄通过冯玉祥约施剑翘到重庆见面,一番夸赞后,宋邀她到全国妇女慰劳总会工作,但她似乎不愿意成为权贵附庸者,婉言谢绝了,冯玉祥连夸她有骨气。

  后来,施剑翘到了苏州办学搞希望工程,解决穷苦孩子的上学问题,借的是安徽会馆的房子,没有资金她就四处去“化缘”。

  1946年初,施剑翘倾注精力所创办的私立“从云小学”,在苏州南显子巷的安徽同乡会馆正式开办,施自任校长。校名以叔叔施从云烈士命名。“从云小学”招收的绝大多数是外来民工子弟,也有孤儿和流浪小孩。学生从最初的七十多人发展到四百多人。

  再后来,施剑翘与周恩来、邓颖超多次接触,开始支持地下党和进步青年的革命活动,还帮忙营救了地下党员,受到毛泽东的称赞。

  不久,后来做了全国司法部长的史良推荐地下民盟成员到她学校工作,施剑翘积极配合。地下党和地下民盟在学校里设置了秘密电台,施剑翘提供了很大方便。施剑翘表示,外面的事由她负责对付,她特将通过关系在苏州城防指挥部办到的盖有关防大印的“学校重地,禁止驻军”的牌子挂在门口。就此可见,她与蒋介石早已经不是一路人。

  但是为了避免干扰,施剑翘还是在大厅中悬挂蒋介石亲笔签名的巨幅照片,在办公室内也挂上了宋美龄亲笔签名送给她的照片,给人以与蒋氏极其亲密的印象。

  所以,在国民党吴县当局多次到校搜查时,她总是挺身而出,一直坚持到了苏州解放。

  另据多位民国媒体人回忆,那时施剑翘因不满蒋介石的所作所为,曾拟谋刺。但在乘沪宁火车途中,遇某名山住持。住持见其面露杀气,点破机关,劝她停止此举。据说这是施剑翘后来笃信佛教、素食长斋的起因。从此,以一个佛教居士面目出入。

  施剑翘唯一一次求助组织是1955年肃反运动时。当时施剑翘在部队的两个儿子受到了审查,她当时没有工作,经济困难,身体又有病,无奈中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万言书,详述她个人经历及生活情况,要求党中央详查。毛主席派中央统战部的徐冰同志去看望她,对她表示慰问,说:“施大姐的历史是清楚的,组织上都知道。毛主席看到你的信,派我来看望你,并带来二百元钱,给你养病,希望你早日恢复健康。”

  1979年8月27日施剑翘猝然去世,身份为北京市政协委员会特邀委员。她的骨灰南归苏州,安葬在苏州城西天灵公墓,墓碑非常简陋,距离其出家地很近,距离办学地点也不算远。

  就此插曲下孙传芳的后事,据说孙传芳的墓地修得很排场,“东部为墓区,西部为祠堂。……祠堂为二进院落,占地一千二百零四平方米,有许多精美砖雕”。碑文上写着“从滨女伺而狙击之,遽殒,年五十一耳,知君者咸惜之”。也就是说,人人都知道他是被施剑翘刺杀而死,但真正了解他的人都为之感到惋惜。

  孙墓中间为孙传芳,东边为张夫人,西边为妾周夫人。只是听八卦新闻说孙传芳死后并没有入土为安,据卧佛寺附近的乡亲们讲,在孙传芳下葬的那天,其妻妾及后人因财产分配不公,还曾大打出手,闹声震天,上演了一出全武行的闹剧。

  名人门前是非多,名人墓前是非也不少啊!

  再扯回来说施剑翘。她临终时正在北京,住在哈尔滨的小儿子施羽尧急赶往北京探望,老爷子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母亲是这样说的:“娘老了,但还有一个心愿,如果健康许可,愿为祖国统一尽一份力量,宋美龄我见过,蒋经国我也见过,我盼望祖国早日统一。”

  最后说两件小事:一件是杨永伟(原从云小学教师)老人讲的,学校经常收到各界的捐款捐物,名人字画、金条一大堆,施剑翘碰都不碰,全部入账用于办学,她平时连牙膏都不用,只用牙粉漱口。

  还有一件也是杨永伟讲的,办学最大的困难就是经费,不收学费哪来经费?有一次施校长被逼急了,去北平拜访徐悲鸿,说要组织一次书画家笔会。徐悲鸿当即答应捐画的日子定在一周后。第四天中午施剑翘接到南京的电报“母病危,速归!”这个以至孝为著称的女人没有回去。据说扑在旅社的床上独自大哭。

  三天后,臂缠黑纱面容憔悴的施剑翘出现在徐悲鸿家客厅时,众多书画家惊呆了。

  正是这个民办小学校里,培养出的人考取了北大、清华、浙大、同济等。接近尾声,音乐该起了,让我们重温一下从云小学的校歌:“别嫌我们穷,翻身的穷人终能担当天下……”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解密:孙传芳遇刺系蒋介石所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