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太阳之子”

  末代“太阳之子”

  16 世纪初,科尔待斯从阿兹特克人那里掠夺到大量黄金珠宝的消息传回国后,一批批西班牙人不惜拿生命作赌注,漂洋过海,涌向美洲,疯狂探寻和掠夺他们梦寐以求的黄金。每当这些殖民者追问何处有黄金时,印第安人总是手指南方,说:在遥远的南方,在那茂密的森林后面,有一个国家,黄金堆积如山,人们吃喝用的器皿都是黄金制造的。那里的国王每天都要换一件缀满金片的长袍,人们都称他是‘镀金的国王’!……美洲南部有一个黄金国的传说,更加激发了那些白人殖民强盗的无比贪欲,他们发疯似地四处寻访这童话般的黄金王国。

  在现今南美秘鲁一带,当时的确有一个富裕的印第安国家,那就是印加帝国。

  印加人是南美安第斯山区克丘亚族的一支,它创造了高度发达的印加文明。关于印加族的起源,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太阳神在的的喀喀湖中的岛上,创造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就是太阳神的儿子芒科·卡帕克和女儿玛玛·奥柳,他们结成了夫妻。太阳神吩咐他们到一个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去。于是,他们遵照神的旨意,带着金杖,一直往前走。走到一个地方,金杖钻入地下不见了,他们就在那里居住下来。这个地方就是安第斯山肥沃的谷地,也是后来印加帝国的首都库斯科。印加一词,其含义就是太阳之子。因此,历代的印卡加王国的国王,都被称为太阳之子。第九代印加王巴查库那及其继位的儿子土帕克力主变革,使印加帝国迅猛地发展起来,其版图包括今天的秘鲁全境、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智利、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巴西的部分地区,南北长达 3000 英里,东西宽约 300 英里,人口约有 600多万,堪称当时美洲最大的王国。

  土帕克去世后,他的儿子、第十一代太阳之子卡帕克于 1475 年继位,卡帕克坐享其成常坐着羽毛与黄金装饰的轿子,在群臣和嫔妃的簇拥之下,巡视其辽阔的国土。1525 年,正当西班牙人来美洲探寻黄金王国的时候,卡帕克在一场瘟疫中丧命。临终前,他把疆土分给了两个儿子——瓦斯卡尔和阿塔瓦尔帕。瓦斯卡尔是王后之子,依照印加的传统,是王位的正统继承人,他分到王国的南部;阿塔瓦尔帕是卡帕克最宠爱的妃子所生,他分到王国的北部。这样一来,印加帝国就一分为二。

  这两位太阳之子都一心想统一印加帝国,独霸天下,于是便发生了内讧,进行了长达 5 年的争夺王位的战争。1530 年,阿塔瓦尔帕最终打败了瓦斯卡尔,将这位同父异母兄弟关在基多的大牢里。完成统一大业后,阿塔瓦尔帕举行了正式的登基大典,成为第十二代太阳之子。由于在内战中受了伤,阿塔瓦尔帕来到安第斯高原的硫磺温泉城卡哈马尔卡疗养。谁知就在这时,有一支西班牙远征队趁印加内乱之机,已长驱直入,神不知鬼不觉地逼近了太阳之子的疗养圣地。

  这支远证队的指挥官名叫弗朗西斯科·皮萨罗。这个年逾 50、目不识丁的亡命之徒,在探寻黄金王国的美梦驱使下,率领 118 名步兵和 62 名骑兵,拖着两门大炮,分乘 3 艘船,从巴拿马出发,历经一年多时间,一?飞媳咔澜俦咔敖ね景仙胬吹娇ü矶ǔ峭狻?

  此时,阿塔瓦尔帕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他趾高气扬,傲视天下,在疗养胜地整天歌舞升平,与嫔妃们一起泡温泉浴。一天,大臣禀报陛下,说探子来报,有 100 多个白人入侵到帝国的腹地,离这儿不远了。阿塔瓦尔帕听了哈哈大笑: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这区区 100 多人,哪里是我堂堂帝国大军的对手!鸡蛋怎敢与石头碰呢?不过,我们也该提高警惕,主要是瓦斯卡尔的残余势力还在活动,还在干着反对我的勾当。我命令,速速派 4万人马兵分两路去追击那些反对我的家伙,余下的 4 万人与我一起到城外安营扎寨,万一反对我的酋长带兵打来,让他们先扑个空,再将他们围歼在城内。大臣们一个个赞不绝口,连称妙计,并立即分头照办。

  1532 年 11 月 15 日清晨,皮萨罗率领远征队好不容易登上一片高地,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大片肥沃的山谷。一条宽宽的大路蜿蜒其间,大路尽头是一座有许多大房屋的城市。这就是卡哈马尔卡城。但是,在他们脚下的山坡上却是阿塔瓦尔帕的军营。只见那成千上万顶白色营帐,一排排地搭建在大路两侧,连绵十几里。营帐之间旌旗飘扬,一队队印加士兵正在晨练,人数足有三四万人。印加王的军营规模之浩大,令西班牙人不寒而栗!

  皮萨罗傻了眼,在众多印加士兵的监视下,他不敢下令退回去,只好硬着头皮,命令队伍排成三路纵队,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沿大路缓缓朝卡哈马尔卡城走去。一路上,这伙西班牙殖民者胆战心惊,连气也不敢出,好不容易才来到卡哈马尔卡城门口。

  进到城里,发现是一座空城,没有人迹,寂静得令人恐怖。城里有一幢幢房屋,市中心是一个大广场。站在空旷的广场上,皮萨罗生怕有埋伏,吓出了一身冷汗,也吓出了一条毒计。他明白,如果跟数以万计的印加军队正面较量,他们决不是对手,只有使用计谋才能取胜。于是,他决定采用科尔特斯扣押蒙特苏马二世的伎俩,设下鸿门宴,把印加国王引诱到广场会见时趁机下手。

  当天下午,皮萨罗派自己的异母兄弟费尔南多和部下德·索托,带领 15名骑兵前往印加军营,向太阳之子阿塔瓦尔帕致意,并邀请这位印加王到城里广场见面,以实现那恶毒的计划。同时,也是想让他的骑兵到印加军营显示一下威风,在心理上占得一些优势。

  费尔南多率领这十来个骑兵飞也似地直奔阿塔瓦尔帕的军营。那些站岗的印加士兵从未见过马,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赶紧闪开一条路让他们去见阿塔瓦尔帕国王。

  这位高傲的太阳之子,年仅 20 多岁,英俊威武,犀利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似乎早就知道西班牙人要来,稳稳地端坐在国王的宝座上一动也不动。众多的贵族和大臣们笔直地站立在他的两旁。德·索托在印加王面前跳下马,行礼致意。他通过翻译告诉阿塔瓦尔帕,他的上司、远征队司令皮萨罗请他去卡哈马尔卡城的广场上相见。

  印加王就当没听见一样,一声不吭,眼皮连抬都不抬一下。费尔南多见此尴尬场面,赶紧走上前去,先大谈一番表示友好的话语,然后才再次邀请印加王去会见皮萨罗。这时,阿塔瓦尔帕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威严地说:告诉你们的指挥官,我现在正在斋戒,明天早晨方才结束。到那时,我将带着大臣们去接见他。现在,我命令你们,只准住在广场旁的那座石屋里,其他房屋一概不准进驻!

  费尔南多一行碰了一鼻子灰,神情沮丧地返回城里。他们报告道,印加王态度极其傲慢,根本不把西班牙人放在眼里,何况他又拥有那么多的军队,以百把多人对付数万之众,怎么能对付得了呢!西班牙士兵听了都惶恐不安。只有皮萨罗还心存侥幸。他认为,印加人肯定已把城市围得水泄不通,想逃也逃不掉,只有硬着头皮在广场上打一仗。印加军队虽多,但武器远不如他们精良。印加人的长矛极其粗糙,仅仅是磨尖的木棍,跟西班牙人带钢尖的长矛相比,不过是玩具罢了。至于青铜铸成的斧子也远不如欧洲人的大刀锋利。况且他们还有印加人没有的大炮、火枪和马匹。为了给部下打气,他又分析了在广场伏击的有利条件。最后,他再三强调,必须生擒印加王,不得伤害他,只有把印加王扣押在手中,强大的印加军队才不敢妄自行动,他们也才有活命。在皮萨罗如簧之舌的鼓动下,士兵们渐渐安下心来。

  第二天一早,皮萨罗就开始布置。骑兵分成两队,分别由费尔南多和德·索托带领,他们躲在广场附近的小山坡上,必要时冲下来。步兵埋伏在广场四周的空房子里。炮兵和火绳枪手把两门大炮和 6 支火绳枪抬架到庙宇的屋顶上。一旦印加王和他的随从进入广场,步兵们便把广场的进出口全部堵死。最后,由皮?耷茁?20 名步兵准备生擒阿塔瓦尔帕。出击信号由皮萨罗亲自发出,他高喊圣地亚哥,并挥舞白毛巾时,炮兵就开炮,埋伏的士兵听到炮声就一齐冲出来。骑兵为增加混乱气氛,还在马肚子上挂满了叮当作响的铃铛。

  印加王整个上午都在进行斋戒,他才不会准时去赴约呢。他下令按兵不动,印加军营里毫无动静。这可把西班牙人急坏了。直到后半晌,印加王的队伍才浩浩荡荡地回城了。躲在庙宇屋顶上的西班牙人,见到的是一幅蔚为壮观的景象:密密麻麻的印加军队排成整齐的队列开进了城。走在前列的是手拿长棍和绳索的一万名投掷兵,接下去是两万名手执利斧和龟壳盾牌的士兵。最后是手拿长矛利刀的近卫队,也足有一万人。印加王和王公贵族们在近卫队的护卫下,威风凛凛地进到城内。

  印加王把手一挥,印加军队在广场外停了下来。这偌大的广场也不能容纳下如此庞大的军队。快到黄昏时,前面的部队闪开一条道,近卫队簇拥着国王缓缓地走向广场。

  第一批印加人终于出现在广场上,他们身着黑白相间的士兵服,走路半弯着腰,为即将到来的印加王扫清路上的石子。接在他们后面的是乐队,吹着笛,敲着鼓。紧跟其后的是一队队引吭高歌的歌手,雄壮的歌声在广场上空回荡。

  接下来是身穿盛装、手执仪仗的文武官员。最后是卫队保护下的国王和酋长们。阿塔瓦尔帕坐在一乘巨大的轿子上。轿子四周装饰着五颜六色的羽毛,镶着数十块金银圆盘,由 80 名穿着蓝色制服的彪形大汉前呼后拥地抬着。印加王的脖子上佩着一副镶有绿宝石的项圈,在夕阳的辉映下闪闪发光。国王的轿子后面还有两乘稍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末代“太阳之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