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警察李菲菲

  环保警察李菲菲

   是谁砍了枇杷树 8月10日早上,李菲菲路过丹江大道一号家属楼前,看见第一排人行道上的一棵十几年树龄的枇杷树竟被砍倒了。那绿得发亮的树叶正呻吟着,树干无声地叹息着。 李菲菲是个出了名的环保勇士。同学们都叫他和他的伙伴是环保小警察。看到这样的场景,李菲菲又惊又气。唉,这是谁在破坏城市的风景?他很快拨通了园林局的电话。园林局的同志很快就赶到了,但经多方调查,也毫无线索。

   李菲菲便四处帮助查找线索。为什么砍风景树呢?想要木材吗?可为什么树砍倒了又未被扛走?李菲菲苦苦地想。 明天晚上会不会有其它的风景树遭殃呢?李菲菲告诉了好友吴风成,他们俩决定晚上去捉贼。10点钟刚到,他们就去城市的绿化带中巡逻,搜寻线索。12点到了,他们躲在树后,静静地等待,一直等到天亮,但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没灰心,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他们还在不停地搜寻着蛛丝马迹。 过了一个星期,李菲菲经过人民路口,无意间听见两个骑三轮的人正兴致勃勃地小声说着。一个说:报纸也太小题大作了,不就是砍了棵枇杷树吗,什么城市环保意识?另一个说:嗨,告诉你吧,是我砍的。一楼住着个老奶奶,说那树挡住了家里的光线,给我钱请我砍的。 李菲菲听到这,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那人的衣角: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走,到派出所去!什么呀?你砍了树,做了坏事,还不快去自首!哦,这有什么,地质矿产调查所门前有80多棵树被砍了,不也没事吗?说着那人骑上三轮一溜烟似地跑了。李菲菲很快拨通了110,报告了三轮车号。警察很快找到了那个砍树的人和雇人砍树的主儿。 李菲菲的心情并未因此而轻松。他骑上自行车到地质矿产所门前。原来高大挺拔的树没有了,鸟也飞走了,只剩下一个一个树桩,李菲菲气愤地坐在树桩上看着尘土飞扬的汽车,差点哭出声来。 李菲菲和好友决心调查这件事,他们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砍树的罗老板。罗老板说,他是受地质矿产所的委托去林业局、园林局办的手续,他还花去了700元钱的手续费。他们又找到了市园林部门,园林部门说,当时办证时只是说给20棵树换冠,他们被矿产所欺骗了。李菲菲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为题将自己的调查报告寄给了《丹江口日报》,《丹江口日报》进行了跟踪报道。不久,市长从报上得知此事后,批示严肃查处。 一个月后,《丹江口日报》又登出了《砍树之事尘埃落定》的报道,园林局和林业局也专门致函李菲菲,表示感谢。 市环卫局局长看到了关于李菲菲护树的报道后,十分激动,立即约李菲菲到局里见面,并聘请李菲菲做他们的环保义务监督员。 智放果子狸 李菲菲和吴风成约定五一的7天假期到武当山南麓的白杨坪去。车在山腰转来转去,鸟鸣声追车,花香味袭人,李菲菲第一次感受了这山间的清新与自然。 转过一个山坳,突然,一个乘客叫了一声:黄麂[jǐ]子!车上的乘客不约而同地望向车窗外,李菲菲把头伸出车窗一看,只见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像得到宝贝似的跑向一片玉米地,一个橙黄橙黄的动物被铁夹子夹着,叽叽直叫。李菲菲急得不行,急忙走到驾驶员身边:叔叔,让我下去看看好吗?那可不行,耽误了乘客时间我们会挨骂的。李菲菲迅速从包里掏出环保义务监督员聘书递给车老板,车老板答应停10分钟。 李菲菲和吴风成麻利地下车,跑向黄麂子。边跑边商量着对策。那个农民看来了两个娃娃,并未起戒心。叔叔,这是什么呀?果子狸呗!叔叔,让我来抱抱看有多重,好吗?好呀!那农民说着取下铁夹子把黄麂子送到李菲菲怀中,转身去拿葛藤要把那家伙绑起来。李菲菲使了个眼色,吴风成用嘴把自己的手咬了几个牙印,唉哟,唉哟!大叫,李菲菲乘势把黄麂子放跑了,受伤的果子狸活蹦乱跳地钻进密林,不一会已逃得无影无踪。那农民见自己的财路已断,转身抓住两娃娃就是两耳光,快赔我!否则你们别想走。车上的乘客见打起来了,纷纷下车围了过去。李菲菲乘势大声说:叔叔、阿姨们,杀害捕捉野生动物是违法犯罪行为,果子狸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下铁夹子乱捕野生动物是犯罪行为!吴风成接着说:果子狸咬了我,才放的。他还动手打人,这种人该不该送公安机关!那人一听焉了,什么也没说,灰溜溜地走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儿童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环保警察李菲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